尽评网酷评电影辣评剧集品评美食阔评胜景测评手机鉴评汽车尽评天下字幕下载 最新注册会员:ljyd  登录 / 注册
酷评电影

上帝之城 City of God (2002)

导演:卡迪亚·兰德 ,费尔南多·梅里尔斯
编剧:布罗里欧·曼托伐尼 ,Paulo Lins
主演: 亚历桑德雷·罗德里格斯 / Leandro Firmino / 菲利佩·哈根森 /
类型: 犯罪 / 剧情 / 惊悚 /
级别: 中国:辅导级(15+) / 日本: R-15 / 香港:Ⅲ级
美国:美国R / 英国:R15
IMDB编号:http://www.imdb.com/title/tt0317248
制片国家/地区:巴西      
语言: 葡萄牙语
片长: 130分钟/ Canada:135分钟
又名: 无主之城 (港) / 无法无天 (台) / Cidade de Deus
票房: 0亿美元
上帝之城 City of God (2002)
《上帝之城》是2002年由费尔南多·梅里尔斯执导,马修斯·纳克加勒、艾莉丝·布拉加、索·豪黑主演的一部惊悚电影。电影改编自半自传式小说《God's Town》,于2002年8月30日巴西上映。影片围绕上帝之城展开,一个出生于贫困家庭的黑人小孩布斯卡,弱小的他害怕成为一个罪犯,满足于一份低薪的工作。因为他拥有一双善于发掘生活的艺术家的眼睛。最后,他成为了一位职业摄影师。
幕后花絮
拍摄花絮
影片里所有的业余演员来自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
影片中,在Knockout Ned第一次杀人后,居住在上帝之城的众人都走近他,祝贺他杀人成功。其中第一个走向他的妇女的扮演者就是Knockout Ned扮演者Seu Jorge的亲妈妈。
该片导演费尔南多·梅里尔斯曾经在一次采访时谈及到拍摄本片的危险时说道,如果他知道在里约热内卢的贫民区拍摄影片会有如此高的危险性,他就不会决定接拍此片。
导演费尔南多·梅里尔斯揭示,观众通过气罐车的保险杠分别看到Alicate、Cabeleira和Marreco的那个镜头,实际上是对1976年播出的电视剧《查理的天使》的致敬。
为了制造片中Dadinho与Marreco之间的紧张关系,表演指导让Marreco的饰演者欺侮Dadinho的饰演者15天。在片中,当Marreco掌掴Dadinho时,Dadinho开始哭泣并且带着怨恨和怒气,而这些都是这15天的训练结果。
影片中,当Buscape的兄弟Marreco被他们的父亲扇了耳光后,Buscape开始嘲笑Marreco,而这个场景里的很多对白都是演员们即兴的表演,并没有出现在剧本中。
影片中,团伙作案前的祷告并非剧本原意,而是其中的一个业余演员以前真正参加过作案团伙。他告诉导演,如果不祷告就没法面对对手。出于真实性的考虑,导演听从了这位演员的建议,将祷告仪式加到了影片中。
影片中为了毒品而战的场景,一个曾经的奥斯卡奖获得者制作用很多的尸体垒在一起制作了这个效果。
在新闻编辑室的一组场景里,很多摄制组成员都纷纷亮相,包括艺术导演Tule Peak,他扮演的是那个冲着Buscape笑,且年龄稍微大点的那位。
在片中,Buscape曾经向Marina提到他们从来没洗过热水澡。这句话并未出现在剧本中,而是当剧组成员在拍摄休息时间,一位从小生活在里约热内卢贫民窟的孩子告诉他们的。为了真实性,演员在表演时就引用了。
在影片最后第一个镜头里,小男孩丢掉了他的拖鞋,而后又回过身来捡,这是剧本里不曾有的,而是小男孩在拍摄过程中的一个小失误。为了表现小男孩的现场感,导演没有停止摄像机,而是抓拍住了小男孩丢掉拖鞋后的真实反应。
演员Leandro Firmino真正来自贫民窟,而他无意于成为演员。他去试镜,仅仅希望能帮助朋友的公司,能够继续开下去。
在英文字幕里,Mane Galinha被翻译成了“Knockout Ned”。但按照葡萄牙语,Mane Galinha的意思翻译成英文是“Chicken Manuel”。他的名字叫做“Manuel”,但因为他曾经偷过鸡,所以就戏称他为“偷鸡Manuel”。但在美国文化里,“Chicken”(鸡)暗指“胆小,懦弱”,这与Mane的性格不符。所以,在翻译成英文字幕时,就去掉了“鸡”的暗含义,而创造出了“Knockout Ned”,意为“迷人帅气Ned”。
影片并没有选择在里约热内卢著名的贫民窟Cidade de Deus开机和取景,因为那里太乱了。但为了保证氛围和环境的真实性,他们选择了在与Cidade de Deus相邻的、危险性相对较小的贫民窟开机。
导演最开始打算启用没有任何表演经历的人担纲,或者找一些表演技巧突出但又不太被观众所熟知的演员。就好比男一号Matheus Nachtergaele。导演曾在一部不知名的电影里看到过他的表演,十分肯定,打算请他出演。
片中Buscape这一角色是以本片同名小说作者Paulo Lins为原型的。
片中,汽车旅馆的系列镜头,拍摄过程中并未清场,当拍完Marreco、Cabeleira和Alicate抢劫的场景后,有很多顾客投诉管理者,他们从其他房间里听到了枪声。
片子开始拍摄第一天时,黑道老大突然认为无法无天剧本太过暴力,太过强调毒品交易内容,可能会给青少年带来不良示范而禁止拍摄的胁迫声音。
影片中的年青演员几乎都来自里约热内卢周边的贫民区,导演梅里拉斯和卡蒂拉与这些孩子相处了六个月。影片让观众对巴西混乱形势的社会根源有了一定的认知。 

穿帮镜头
发现错误:Knockout Ned朝着死去的男孩大喊大叫时,“尸体”还在呼吸。
连贯性:Li'l Zé给Knockout Ned脱下衣服,Knockout Ned的裙子已经解开了纽扣。但在接下来的镜头中,他正在解开纽扣。
角色造成的错误(或许是影片制作者故意的):Tender Trio冲进邻居的房子,然后逃进树林里的时候,Shaggy说Goose弄脏了他的脚踝,实际上是Clipper。Goose的脚踝安然无恙。
在Lil Dice和Tender Trio外出闲逛的镜头里,Lil Dice的烟头长度随着镜头切换而发生了改变。
在Lil'Ze被警察带往监狱的镜头里,Robert追着警车跑了很远。细心的观众可以发现,警车是雪弗兰2001年的车型,而电影设定的年代是1970年代。
Tender Trio伙同一帮同伙在汽油站行凶的镜头里,混乱的场景里能看到一个穿黄色衣服的女人在前一个镜头里手里拿着一个很大的气罐,但在接下来的镜头里,再也找不到那个气罐了。
在酒店抢劫的场景里,Lil Dice领到一支六发的左轮手枪,并且没有额外的附加子弹。但在整个行窃过程中,他开枪的次数远远超过了六下。
当Rocket对着死去的Lil'Ze拍照时,躺着的Lil'Ze肩膀在抽搐。
获得奖项
2004
奥斯卡金像奖 提名 
最佳导演     费尔南多·梅里尔斯
最佳改编剧本 布劳利奥·曼托瓦尼
最佳摄影     恺撒·查隆
最佳电影剪辑 Daniel Rezende
2003
美国金球奖
最佳外语片提名全剧组
2002
欧洲电影奖
环球银幕奖提名费尔南多·梅里尔斯
2003
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
最佳剪辑 Daniel Rezende
最佳非英语片提名 Andrea Barata Ribeiro、费尔南多·梅里尔斯 、Mauricio Andrade Ramos
2002
多伦多国际电影节
目光单元-特别奖 费尔南多·梅里尔斯
2002
东京国际电影节
主竞赛单元-东京电影节大奖
费尔南多·梅里尔斯
上帝之城 City of God (2002) 图片
( 图片6  |  添加图片 | 添加宣传片 )
上帝之城 City of God (2002) 的短评
(全部1个)
写短评
里卢往事---黑道风云二十年。最后那帮孩子说,红卫兵算个屁,来了照杀!尽评网
上帝之城 City of God (2002) 的影评
(全部3个)
写影评
看见巴西:里约奥运会导演的匪帮城市《上帝之城》
文/马庆云

刚刚北京时间7点开始的里约奥运会,花费是400万人民币,其总导演是巴西的费尔南多·梅里尔斯。这位巴西圣保罗的50后导演,比中国的张艺谋导演小五岁,无独有偶,老费在八年后也导演了一届自己国家的奥运会开幕式。两位导演各有风格,张导雍容华贵,费导低调内涵。而电影作为看见一个世界的最简捷窗口,老费的片子,一定可以对巴西有管中窥豹的作用。
2002年,老费与卡地亚·兰德联合执导的《上帝之城》公映,老费因此获得奥斯卡提名和东京电影节提名。影片讲述巴西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上帝之城”里的匪帮争斗,从60年代开始,一批又一批的贫民走上匪徒之路,最终两边为了自身黄赌毒的利益进行火拼,条子坐山观虎斗,在两边厮杀尾声进来抓人,却悄悄释放了一方老大,并继续让人为自己敛财服务。老大最终也身死乱枪之中,上帝之城的一群年轻人开始走上老匪帮的道路。
这是一部典型的巴西风格的电影。为什么这么说呢?巴西真正具备世界影响力的电影,应该从上个世纪60年代说起。当时的巴西开始实施一些维护民族利益的举措,振兴民族电影,在好莱坞之外寻求一种巴西电影声音的浪潮很高。大量巴西进步人士开始进入电影行业,寻找民族叙事模式。
而他们找到的最重要的方式,就是内容上的现实主义,和手法上的写实主义。从那个60年代开始,大批电影开始注重巴西农村艰苦的生存状态,和巴西街头尤其是贫民窟的混乱与艰难。这一时期,大量使用非职业演员,实景拍摄,低成本运作等等。无独有偶,笔者监制的入围台湾金马复选的电影《四喜》也是这个路子。这一路径,让大量现实主义的作品崛起,但危险也是双向存在的。
60年代末期,巴西导演的“嚣张”被当局遏制,很多导演上了黑名单,甚至被抓捕。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巴西盛行低俗的情色片,和无脑的喜剧片。这种状态,很值得思考。关于这一时期的情色片,我会在此后的看见巴西中展开,请关注。
而巴西电影可以称作二次崛起的,则是80年代的《街童》等影片,电影视角再次回归街头、贫民窟和底层大众,电影内容再次以展示为主,批判为辅。与巴西很类似的,则是韩国在奥运会之后,整个时代的开化,反应到电影上,则是叙事内容更加地具备底层观感。
老费的这部《上帝之城》,实际上继承的就是《街童》的视角,用贫民窟的一个成长青年的视角,来记录了二十年的匪帮变迁,从这种老大的更迭中展现巴西底层百姓的生活困苦,并继而揭发条子与匪帮之间的勾结状态。

我们在《上帝之城》中,可以看到枪杀、性侵、血斗、贩毒,看到大街上直接开火,看到赤裸裸地入室抢劫。这些极具现代观感的桥段,正是对巴西最真实的记录。时至今日,里约奥运会前线的报道中,还有提醒运动员和游客不要瞎逛的新闻,而且还真发生了抢劫案件。巴西电影让人肃然起敬的地方,或者说《上帝之城》让人肃然起敬的地方,就是,现实如是,真实呈现罢了。
据说,《上帝之城》中的男童演员中,确实有人拍摄完了这部电影之后,重新回到贫民窟,最终到眼下,已经坐稳了老大的位置。纵观本片,除了现实主义的视角之外,敢于揭发条子与匪徒之间的利益关系,也是巨大的进步。这在60年代末期,是一定会吃枪子的,然而,在2002年的《上帝之城》中老费没有,还在2016年导演了巴西的奥运会。一个国家对自身苦难的影像化面对,值得学习。
除了这些,《上帝之城》中实则还有一些悲悯的情怀。因为妻子被强奸、兄弟被枪杀而加入匪帮报仇的复员兵,最终看到了仇恨的累积,也是这些累积让巴西贫民窟陷入了无限死循环当中。免不得让人想起南非大主教图图的那本著作,《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
看完《上帝之城》,我们难免要问,巴西贫民窟的未来在哪里?我不知道未来在何处,但我知道,先睁开眼睛,用艺术的方式展现最真实的现在,才有可能寻找未来。看见巴西,看见匪帮,看见你我的身边。
2002年的电影《上帝之城》以犯罪和惊悚的镜头展现了巴西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这里是“上帝之城”,也是罪恶之都。影片以主人公的视角去见证贫民窟残暴、野心、贪婪的一面。电影展现的生存环境,对生活的观察和揭露,都是大胆的尝试。而作为真实取景地的里约贫民窟又增添了更为野性和厚重的笔墨。里约平民窟特有杂乱无序中的力量就是一切的美学也为众多影视作品所钟爱(时光网评)
《上帝之城》是里约热内卢的真实写照,正是这个原因才是它成为了一部令人叹为观止的影片。影片故事横跨了30年和一成串角色,还让一个名叫“天主之城”的巴西贫民窟活灵活现起来。一些尝试描写巴西现状的小说并没有体现其真正的动荡局面。日益加速的社会分裂使暴力犯罪成了微不足道的小事。虽然故事时序漫长,角色众多纷杂,但导演就有办法把这些人的篇幅都浓缩的恰到好处,每一个静止 画面和字幕都有画龙点睛之效,每一个镜头都工于心计到让我怀疑他到底来回梭寻地剪过多少次,去芜存 菁外加风格统整,从头到尾的青少年械斗暴力,就连偶有的谈情说爱也被一群新兴的小鬼头破坏,而导演 竟还不忘幽默的点缀了几个笑话。影片借用了在纪实片中很少涉及的拍摄手法,如MTV式的迷幻色彩、高速闪现和突然定格等。比视觉形象更触目惊心的,是影片对犯罪场景的直接刻画。(21CN评)

尽评分数

4分

★★★★★

★★★★★

短评:1个

影评:3个

0.022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