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评网酷评电影辣评剧集品评美食阔评胜景测评手机鉴评汽车尽评天下字幕下载 最新注册会员:lllrrr  登录 / 注册
酷评电影

驴得水 Mr. Donkey(2016)

导演:周申,刘露
编剧:周申
主演: 刘露 / 任素汐 / 大力 / 刘帅良 /
类型: 剧情 / 喜剧 /
级别: 中国:适合12岁以上 / 日本: PG-12 / 香港:Ⅰ级
美国:美国PG / 英国:法国-16
IMDB编号:http://www.imdb.com/title/tt6167014
制片国家/地区:中国      
语言: 汉语普通话
片长: 111分钟
又名:
票房: 1亿美元
驴得水 Mr. Donkey(2016)
《驴得水》是周申、刘露编剧导演的喜剧电影,由任素汐、大力、刘帅良等主演,于2016年10月28日在中国大陆上映。该片改编自周申、刘露的同名话剧作品,讲述了民国时期一所偏远学校中,教师们将一头驴虚报成老师冒领薪水而引发的故事。
幕后花絮
电影中周铁男扮演者刘帅良献出了大银幕初吻
  • 王堃有一场从九米高崖上滑落的戏,拍的时候没吊威亚,但戏份被忍痛剪掉了
  • 张一曼剧中有句金句“我要睡服你”,这句话是来源于生活,是导演一位朋友的口头禅
  • 驴得水 Mr. Donkey(2016) 图片
    ( 图片5  |  添加图片 | 添加宣传片 )
    驴得水 Mr. Donkey(2016) 的短评
    (全部2个)
    写短评
    小猪大侠

    作为话剧5星,作为电影勉强3星。电影感欠佳是一个方面,最早看话剧剧本的时候,就觉得一曼这个角色写得也太简单粗暴了,使用性太强,一言一行皆在让观众发笑或是落泪,转折跟逻辑都不够通顺。电影则更放大了这种不适感。但女演员确实挺棒的。扣一星给这赤裸裸的圈钱动机和国内这该死的电影工业。

    谢谢你们的鱼

    非常正点的黑色幽默和荒诞的乡村魔幻现实主义,整部电影的调子很撒,段子很荤,路子很野,故事上有莫泊桑的味道,讽刺加隐喻,上次让人感受到这些的观影体验还是当年的《杀生》。总体上是一部很值得一看的喜剧,新导演技法的生疏和信息处理的失衡可以被原谅。PS:主题曲真的是太有味道了。

    驴得水 Mr. Donkey(2016) 的影评
    (全部3个)
    写影评

    虽然她“睡服”了观众,但我却对她的领导更感兴趣

    相信很多人都已经看过这部电影了,剧
    情我就不再说多了,简单来讲就是几位有志于改变人民愚昧贫苦现状的农村教育家,在偏远山
    区建起了民办小学。
     
    为了解决当地取水困难的问题,他们将一头驴虚报为教师来拿空饷,却因为教育部特派员的到
    访而阵脚大乱,于是谎言一个接着一个,雪球越滚越大,最终酿成了不可挽回的苦果。
     
    影片最大的看点无疑在于极具戏剧化的剧情发展:在命运的捉弄下,三民小学几位主要角色共
    同历经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事件,每个人都性情大变,前后判若两人,令人唏嘘——
    裴魁山,原本也是一位心怀浪漫理想的有志青年,可表白张一曼失败后,他变得势利拜金,成
    了一个需要将自信建立在夏天穿貂皮这件事上的人,并对金钱和利益锱铢必较。
    周铁男,原本是个脾气火爆、充满正义感的青年,但他却在一声枪响之后彻底沦为了强权的走
    狗,选择了卑躬屈膝、明哲保身。
     
    而洒脱奔放、热爱自由的张一曼,则连续遭遇掌掴、剃发的羞辱而至疯癫,一个原本热爱生命
    到无以复加的人,最终却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纯真善良的孙佳,最终则看透了现实的虚伪与荒诞,远走他乡。
     
    作为2016年豆瓣评分最高的华语电影,《驴得水》着实引起了不小的动静。不过,无论是影片
    建立在小剧场基础上的精良剧本,还是影像化改编中引起一些观众不适的“话剧感”,都已经
    是老生常谈。
    许多影评都着迷于针对影片的文本进行多角度的解读,焦点主要集中在片中的政治讽刺和隐喻、
    以及女性觉醒等。人们为片中角色的命运揪心,张一曼这个值得玩味的女性角色更是以“睡服”
    成名,成了许多人心目中的另类“女神”。
     
    可在我看来,更加值得聊聊的,其实是《驴得水》所讲述的一次理想主义的崩塌,而这一切的
    始作俑者,恰恰就是看似理想崇高实则道貌岸然,因而也最容易被忽略的孙校长。
     
    三民小学中,只有校长孙恒海一人是绝对的理想主义者,为了他心中的理想——农村教育事业,
    可以不顾一切甚至不择手段。
     
    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影片中的很多决策冲突,例如如何招生,就很容易看出来——经常跟校长唱
    反调的裴魁山和孙佳才算是真正有些教育理想的人。
    他们和校长的理念冲突或出于现实考虑,或出于道义考虑。而之所以争吵,也是因为他们在乎
    教育这件事,但却不够强势,所以总是拗不过校长。
     
    而其他两人则更像是被孙校长的热忱所打动,亦或是陷入了一种救世英雄的自我催眠——
    周铁男的宣言是“我不管,反正我支持校长”,在校长提出用奖学金鼓励学生上学的荒唐提议时,
    他主动捐出自己的工资,而张一曼的反应则是“铁男捐我也捐”。
     
    但从和特派员商议教师表彰事宜的一幕中,我们又不难发现,其实表面上看起来是为了理想而
    主动来到偏远山区的几位有志教师,各自都“劣迹斑斑”——
    魁山做假账,铁男殴打上司,一曼“伤风败俗”,他们都是因为混不下去了才聚到了一起,感
    念于校长的收留与教育强民的理想,于是成为了一个和睦的小团体。
     
    但他们当中,只有孙校长将三民小学当作了奋斗的事业。
    在特派员第一次考察之后,三民小学得到了吕得水的奖金。这时,孙校长首先想到的是加强学
    校的设施,与一拿到钱就买貂的裴魁山形成了鲜明对比。包括之前他用尽各种方法欺骗特派员,
    也是为了能够保住这个学校。
     
    由此也能看出孙校长的人格魅力,自信、乐观、强势。也正是因为他的坚持和强势,才使得这
    个小团体具有了凝聚力。
    作为一名优秀的领导者,他非常善于给团队打鸡血——当他发现大家没有干劲时,会带头“聚
    聚气儿”;当大家想要放弃抵抗和盘托出时,他又会鼓动大家坚持,因为“离理想的实现只差
    那么一点了”。
     
    并且,他也有担当、能扛事儿——当佳佳威胁要举报三民小学吃空饷时,他说“有本事告我一
    个人”;当大家以为拿空饷的事将要在特派员面前败露时,他勇敢独自承担“他们跟这事儿没
    关系”。
     
    作为裴魁山口中“真正的农村教育家”,孙校长的信条是“干大事不拘小节”,为了保住学校,
    道义、尊严都可以牺牲。
    但是,这样为了理想不顾一切的人恰恰也是最可怕的。
     
    因为这导致了他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不计成本,甚至不在乎实现理想的方法和手段,是否与
    初衷一致。
    比如,办学的目的明明是改变农民的贪愚弱私,但他却要用发放奖学金的方式鼓励学生入学,
    实际上是在助长学生及家长的贪欲;
     
    同时,为了凑出奖学金的经费,他也让三民小学的众人卷入了围绕吕得水奖金的逐利旋涡——
    字面上的吕得水老师,明明只是一头驴,它的存在却因牵涉到了特派员的利益而变得至关重要。
    对于这种情况,校长本可以说出真相,但仍因为眼馋奖学金所能带来的生源而选择了沉默,导致
    局面越发不可收拾。
     
    他害怕学校停办,害怕他的教育事业毁于一旦,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地编造谎言,试图瞒天过海,
    不惜一切代价。虽然他受过良好的教育,却仍然摆脱不了自身境界的局限,走不出自己一手造就
    的困局。
     
    事实上,无论是否以高尚的理想为出发点,贪、愚、弱、私这四种孙校长立志于改变的国民劣根性,
    在他自己身上却皆有体现——
    将驴谎报成教师吃空饷并用于自己,是谓贪;
     
    盲目自信,对现实困境置若罔闻,是谓愚;
     
    面对特派员的淫威和后期铜匠得势的张狂,不予反抗反而忍气吞声,是谓弱;
     
    为了自己所谓的理想,一次一次让一曼背锅,是谓私。
     
    除此之外,他还具有一种独属于当时社会背景下知识分子的劣根性——虚伪。
    当他听说驴得水的“工资”被挪用时很生气,“我说过多少遍了,驴得水的工资要专款专用”,
    结果一听到自己的“眼镜修理费”时却赶紧糊弄过去,这种表里不一更具讽刺意味。
     
    影片中还有中一处笑点令人印象深刻——孙校长半夜要求大家出发寻找能冒充老师的人选,
    在问大家“有没有问题”时,几名老师都大声回答“有!”,孙校长闻听后则非常“欣慰”
    地回答,“好!出发!”
     
    这样的桥段乍一看或许很搞笑,实则细思极恐——在孙校长看似随和的面孔下,隐藏的其实
    是盲目而自大的嘴脸,而更加可笑亦可悲的是,使他具有领袖气质的自信、乐观与强势,其
    实也正是来自于这种盲目。
    在我看来,校长与最初那个单纯的铜匠之间最本质的差别,并不在于知识水平的高下,而在
    于“假装”的能力。
    可悲的是,正是“知识”让人学会了假装,学会了识字的铜匠也摇身一变,成了人模人样的
    知识分子,从质朴得连照相都害怕晦气,到为了钱连照遗相、装尸体都不在意,这何尝不是
    “质的飞跃”?
     
    但相比之下,校长的“假装”实力依旧更胜一筹,影响也更为深远:假装一切能够迎刃而解,
    假装谎言重复千遍即能成真,假装过去只要不再提起便如同没有发生,这样的人又如何能够
    担起教书育人的重任?
    正在上传...
    每一个时代,我们都能听到这样的呼吁:教育不仅仅是教书,更重在育人。
    如果教育只注重知识的传递而忽略对品格的培养,难道不是本末倒置?因为虽然知识能让人
    变得强大,却不见得能够教会人分辨是非善恶。
     
    而教师的职责,除了传授知识技能之外,更重要的责任是以身作则,教会学生怎样做人,正所
    谓为人师表。
    而只用知识填补无知,但却没有品德加以规范言行的教育方法,只能制造出一个个危险的恶魔,
    正如片中的铜匠——他所获得的知识并没有让他成为更好的人,反而助长了他人性中的恶,这
    又何尝不是一种悲剧和危险?
     
    理想是个好东西,每一个人都该有。但追求理想不仅是一厢情愿的蛮干,更需要正确的方式方
    法,否则,再美的乌托邦,也终要在现实的倾轧之下灰飞烟灭。希望“理想”二字,能够成为擎起大厦的支柱,而不是成为行恶的理由。

    这个欲求不满的“无耻”女人为什么叫人念念不忘

    我相信每个看过《驴得水》的观众应该都对《我要你》这首歌记忆犹新。
    歌声响起的时候张一曼手里正剥着大蒜,撩人的声线瞬间刺穿旷野,那发黄的野草,那略显荒
    凉的山脊马上变得温柔起来;
    随后她把如羽毛般洁白轻盈的蒜皮向天空随手一抛,面带如孩童般澄澈的笑容,忘情地喊着“下
    雪啦”——这无疑是整部电影中最温暖最浪漫的时刻。
     
    电影并没有透露张一曼曾经经历过什么,在变故到来之前,她似乎始终是云淡风轻、自由洒
    脱的样子。
    而这个被斥为放荡不羁、寡廉鲜耻的女人,似乎也是全片中最简单纯粹的人。
    那么她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一个或许多个朝思暮想的“情郎”?没有负担和牵挂的、纯粹只有两相吸引的情爱?亦或是一
    种理想中的自由状态?
     
    我想可能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我要你”中的“你”其实也没必要做出一个具体的解释。
    这首歌的表达其实远远超出爱情范畴——
    它蕴含着的是怀念与向往的情感,它代表的是一种满怀希望的美好感觉。它的旋律并不伤感,
    让人难过的是“想要”的不可达成与憧憬的幻灭。
     
    正如《我要你》词曲作者樊冲所言:张一曼想要的,是每个人都想要的。
    电影中张一曼的求而不得最终以自我毁灭收场,而现实里我们还要为“想要”继续挣扎。
    毕竟,在有些人看来,没有欲求、未经过失落的人生,或许并不值得一过。

    【专访】任素汐:一曼没人比我演得更好,因为我就是她

    当初看了话剧《驴得水》,就去默默关注了任素汐的微博,因为觉得她演得太好了。上一次看到一个女演员在舞台上那样不管不顾地掏出自己,是谢盈萱。
    最近她的微博都是关于电影《驴得水》。比如,她听老狼翻唱主题曲《我要你》第一句就哭了,这首歌她在台上唱了五年;比如,她也会看到很多没看过话剧的观众说她不够美,一定是有后台才演上了电影,采访中她也说:“可惜外表也不能发生改变……只希望长得更漂亮,能给一曼带来更多。”比如,她也会担心自己第一次演电影没有票房号召力……(采访中她说得最多的就是“希望给一曼带来更多”。)
    从话剧到电影,不仅是舞台到银幕的改变,简直像要面对一个全新的世界。“开心麻花”第一部电影《夏洛特烦恼》捧红了沈腾、马丽,他们之后再演明星版《乌龙山伯爵》,沈腾在台上换衣服,台下观众疯狂尖叫……最近的任素汐,不再是排练、演出、休息这样惯常的三点一线生活,而是满中国地跑路演,为电影上映造势。



    这个专访,很特别的在她开始跑路演的前一晚进行。
    那一晚之前,她是一个话剧演员;那一晚之后,她开始履行一个电影明星的宣传职责。

    《驴得水》从话剧到电影,台前幕后都是原班人马。任素汐说:“一开始导演就决绝地要用我来演电影版”。
    电影版的导演仍是周申和刘露。周申是任素汐中戏的老师,“带过我半个学期”。后来任素汐演一个戏,周申去看,看完之后特地去到化妆间,对她说:“素汐,你开窍了。”“然后就走了”。
    不久之后,他邀请她来演他和刘露编剧、导演的话剧《驴得水》。
    一曼是《驴得水》中最重要的女性角色,是万绿丛中那一点红。任素汐说:“不给你说虚的,演一曼没人能比我演得更好,因为我就是她。我认识一曼四五年了,我最了解她……因为是我创造的她。”
    最初,导演给到演员们的只是分场大纲,“简单的人设、情境、故事……”然后每个人开始打磨、排练,集体创作出了这样一部戏,“一曼的性格是我给她的”。
    话剧演出的五年,也是慢慢与角色磨合的五年,是任素汐和一曼共处的五年。
    一曼这个角色,像茶花女,像尹雪艳,像羊脂球。舞台上有个她打自己巴掌的情节,任素汐毫不怜惜,一下一下简直振聋发聩。所以演这个角色其实很伤,“每次演就像死过一遍,消耗太多了。有时候巡演,如果连演五遍以上就会受不了。”任素汐说,“这种伤不是脸上的几下,是心里的,是内心的伤害,是同僚的排挤……”
    所以,散场后,平日里,同台的其他演员都巧妙避开不太提及这场戏。


    电影中,这场戏被保留了,但也做了修改。
    电影版的《驴得水》剧情大部分和话剧是一样的,“话剧巡演这么长时间,已经千锤百炼了”。唯一的不同,就是话剧在表现形式上有些在舞台上能完成的,可能到了电影中就有些夸张,“所以电影可能会少一部分话剧的癫狂”。
    任素汐举例说:“话剧中铁匠看到特派员的大盖帽就跪下了,剧场中这样表现是好的,但电影中可能就不太现实。”
    还有那场打巴掌的戏,“我也知道在观众面前抽巴掌,在剧场中震撼性是很强的,但是电影中打巴掌就太正常了。”于是电影中对一曼的伤害更大,“头发也剪了”。
    这是任素汐第一次演电影。
    她大学上的导表系,十九岁的时候学校放假,实习,就去一个电影剧组做导演助理。之后便一直演话剧,“一演就演了十年。十年中的一部戏现在拍成电影,我就演电影了,就这样。”
    从话剧表演到电影表演,任素汐经历了“一个月下地排练,一个月试拍,两个月实拍”,将近半年为角色做准备。
    当然还是会有一些不适应,“因为我常年演舞台剧,演戏相对习惯了连贯,铃一响,接下来两个小时都不能错。”而电影表演是一段一段的。很多时候,面前也并没有对手戏的演员,“都是灯”。
    她也NG过,“有一场戏要一个短促的东西,那场我NG了很多次”。


    电影中的主题曲《我要你》也是来自话剧,任素汐演唱了这首歌。
    “我父母都爱文艺,我从小就受熏陶,开始妈妈想让我学音乐,我从小就学钢琴,学唱歌”。后来中学毕业考试,任素汐同时考了中戏导表系和军艺声乐系,“但三试都在同一天的同一时段”,她最后选择了中戏。想着,导表系,有导演、有表演,“可以多学一个”。
    2008年北京奥运开幕式上,刘欢和莎拉·布莱曼演唱了《我和你》,“原本那首歌说是给大学生唱的”,导演到北京的大学里面挑人,把任素汐也给挑上了,“我只是被挑选的几个人之一而已”。
    她说她不可能当歌手,即便很多人都被她在舞台上的歌声惊艳到,因为“唱歌只是爱好,不像演戏……”
    “——演戏是没有不行”。


    任素汐说她太了解自己了,比如就是爱演戏,比如就是喜欢和单纯的人打交道,比如就是不善交际,“这是我的性格缺陷”。
    “我知道自己在那个(娱乐)圈子里是不行的”,她说,“哪里能得到快乐呢?舞台能让我得到快乐,排练厅能让我得到快乐。”每天就是排戏,睡觉;演戏,睡觉,这样简单地过着,她就很快乐。甚至不能待着,“我一没戏排就会生病”。
    她喜欢自己当年在李国修的剧组演《三人行不行》,“以一当十”,“李国修老师经验丰富,有一套自己的体系,我完全认同他的体系。他是个有趣的人,我现在也很想他。”
    她喜欢和赵淼这样的导演合作,“他是个很有童趣的人。我了解我自己,但我不太会调动自己,赵淼可以把我身上的闪光点调动出来。”
    只是相信之后,她演了电影版《驴得水》之后,还是会有一些变化发生,当然,她也依旧会坚守一些坚守。
    就像我们采访时,她说到自己不够美,不能给予一曼更多,但是巡演的五年,没有一个看过的观众向她提出这样的质疑,“我也很奇怪,一个都没有”。结果没过两天,就有人在还没有看过电影的情况下觉得她不美,觉得她一定有后台,因此拒绝去看《驴得水》。任素汐说:“我的初衷只是只是希望更多人看到”,看到一曼,看到《驴得水》。然而一旦涉及“更多人”,也许很多事情就难免失去控制。而这其实也是《驴得水》要讲的东西。

    未来,会带给这个山东大妞什么?谁也不知道。只知道有那样一步一步稳妥的过去,怎么也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只知道,任素汐和那些所谓小花旦比起来,也许容貌确实不够美,也没有随大流走上整容这条路。然而她扎实的演技,经得起大银幕的考验。
    现在,有很多电影剧本来找她。任素汐说:“我不奔钱去,反正这么多年也过下来了。我只想演自己负得了责任的角色,自己能保证完全真挚的角色”,然后——
    “每年都要回到舞台”。


    来自豆瓣App

    尽评分数

    4分

    ★★★★★

    ★★★★★

    短评:2个

    影评:3个

    0.029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