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书屋】没有幸福,何必远方-尽评网,尽评写真,电影下载,字幕下载,尽评天下,新闻热点,
尽评网酷评电影辣评剧集品评美食阔评胜景测评手机鉴评汽车尽评天下字幕下载 最新注册会员:ljyd  登录 / 注册
【咖啡书屋】没有幸福,何必远方
全部共0条回复
jinping     [ 2018-12-07 01:11:26 ]
  昵称:jinping
等级:  尽评至尊
积分:343357
金币:48

庄尔尔
1
顾思念想过许多一鸣惊人的方式,却没想过是因为陆远方。
人民广场前,她杵在中央,身体溜直,脑袋却跟向日葵似地,仰向那一身军装的人。太阳光打在她头顶,毛绒绒一圈,飞溅在空气里。
有路过群众将郎才女貌的这一幕拍下来,配了文字放上网,诸如你先保卫国家,回来再保护我云云,被各类网络媒体转载,祝福声一片。
然而,只有顾思念清楚,她没有身份说出那句话。她能做的,不过是小心翼翼问一句:“明天你还会在这儿吗,后天呢?”
青年男子的声线如同小提琴拉出的余音,“说不在你就不来了吗?”
她小鸡崽子般地跳近几步,着实标准地敬了个礼:“报告!当然不!”
誓要死皮赖脸到底。
顾思念曾在部队呆过,所以心理素质如此过硬,她和陆远方同个军营,她在通讯处,他还是初级士官。
某次训练,陆远方作为优秀示范教女兵攀岩技巧。不料山体滚下碎石头,日积月累的防护意识令他当即身体侧挡,单手撑在崖壁,护住离自己最近的姑娘,完成后来风靡一时的壁咚。
被他护住的姑娘,就是顾思念。
自那,顾思念开始有意无意地出现在陆远方跟前。有时是公事,有时是她从别人手里抢来的公事,以至后来男兵那边一见她出现,就集体起哄唱《小芳》。若是陆远方有意不见,她依旧不顾众人眼光在门口等,等《小芳》的歌声四起,引来中队长,让陆远方不得不出现。
同宿舍的女兵笑她花痴,“一见钟情这种事怎能当真?”顾思念却不以为然。喜欢一个人原本就不需多少条件,就像春风之于鲜花。他经过时,她恰好盛放,就是这样。
没多久,顾思念服役期满,出来后依旧百般打听陆远方的下落,搜集到他详细的换岗时间。可她一心向明月,明月却连沟渠都不照。
周末。
顾思念的闺蜜结婚,新郎家世优良,刚升海军少校,来的客人都有头有脸。只是她没想到,会遇见陆远方。
他一身妥帖周正的灰西装,剪了头发,下巴的弧度有致,半滴水都挂不住,常年漫不经心的表情,令他像副行走的油画,人还没坐下,就夺走现场女生的眼光。
“陆士官这么耀眼,是为了让我以后看见穿西装的人,都只能想起你吗?”
作为伴娘,顾思念盛装出席。她抽空到陆远方身边打趣,面庞突然靠近,白的颊,瓷的肤,明眸皓齿,令他再云淡风轻也暗自怔了怔。
伴郎是圈子里从小一起长大的,打小明恋顾思念。两人上台站在一起的时候,他瞅着陆远方,醋意十足地骂了一声小白脸,被顾思念暗暗踢了一脚。
“如果不想这辈子因为残疾而辛苦的话,就闭嘴吧。除了我,谁都不能说他坏话。”
赤裸的恋慕被新娘听见,好奇地顺着她视线看过去,紧接着凑到老公身边耳语了什么,最后恍然大悟轻叫了一声。
“哦,就是他?”
2
五年前,陆远方是比新郎官风头更劲的角色,两人同在海军基地,关系颇好。
陆远方脑子灵活触类旁通,打小立志上军校,十八岁就拿到军用飞行驾照,进校初便被舰载基地看中,破格培养。
不过,比他自身更出名的是他第一段恋情,和一个叫柳衣的女孩。
柳衣头上的光环不比陆远方少,还会跳舞,加上一副夜莺的嗓子,文艺兵的活几乎被她揽完。只是这姑娘平常看人的眼神太淡,像饮过多年的冰长大,直到遇见陆远方,那口热血仿佛才涌上喉间。
陆远方和柳衣经常在各种课上交手,一来二去走到了一起。两人智商都超群,私下谈论的话题都围绕各种思考研究,例如什么样的飞机,能在多少级风浪的情况下,还可以在航空母舰上起落等等。偶尔也会出现分歧,双方固执得不相上下,冷战经常。
其实严格来讲,陆远方和柳衣本来也从未和普通男女般如胶似漆,更多的是惺惺相惜,像看世界上另一个自己。但听说遇见爱情并不难,难的是遇见理解。所以,若没有那次意外,陆远方或许早已升少将,也提前站在了婚礼台上。
“意外?”
礼毕后,顾思念揪着闺蜜八卦,强行搅扰人家的洞房花烛。
闺蜜打打呵欠:“是啊,听说在一次模拟飞行中,柳衣是陆远方的副驾,两人遭遇罕见的紧急情况,因为陆远方的决策失误,飞机坠毁了,那姑娘香消玉殒,他活了下来。后来应该是怕触景生情,就申请了离开基地,去到普通部队。”
了解完始末,顾思念说不出什么滋味。她忽然想起在部队的某个夜晚,曾无意撞见陆远方就着夜色吹口琴,神色幽冷,像极周遭撒下的白月光。好看是好看,却过于阴郁。
当时的顾思念并不明白,他身上那种吸进五脏六腑的悲伤究竟从何而来。如今才恍然大悟,原来早在多年前,太阳就不愿再照拂他。
听说让一个人对你死心塌地有两种方式,要么让她愧疚,要么让她怜惜。很显然,顾思念深陷第二种不可自拔。她开始更频繁地出现在陆远方面前,不管他愿不愿意,也不管他的话有多难听,于她都像是隔靴搔痒。
“没有让你痛苦的事吗?”
有天,陆远方忍不住开口问她,表情略显无奈,却高兴得顾思念原地跳起,发现新大陆般,手舞足蹈。
“当然有!每次你无视我的时候,我都很痛苦。只是听说情绪也拥有自己的磁场,如果我不快乐的话,就会传染给身边人,我不想让你不开心,也不会让你不开心。”
语毕,不远处的五星红旗被一阵风吹得哗啦啦作响,她站在那张旗下,用鲜血发誓般:我不会让你不开心。
只是顾思念开心了,她的父亲顾同却很不开心。
顾同身居高位,肩膀三颗闪亮金星,走哪儿都是视线焦点,他的女儿顾思念自然也不例外。顾家小姐追普通士兵的消息不胫而走,沸沸腾腾地传到了顾同耳朵里去。没多久,陆远方的部队进行了一次阅兵,检阅的人正是顾同。
顾同没有对陆远方进行什么不正当打压,此来不过想了解陆远方的能力和为人。多番试探后,他甚至有些欣赏这沉默寡言却反应敏捷的小伙子。临离开时,顾同想将陆远方提拔为自己身边的副官,征求他意见,却被拒绝。
“报告,部下才疏学浅,历练不足,难当重任。”
天边的火烧云倘佯在他周身,衬得整个人倨傲非常。可陆远方态度越是坚定,顾同越是下不来台,当即面色铁青地发了话。
“既然历练不足,就再去锻炼几年吧!”
上过战场的人,缺点与优点大概都是说一不二,于是阅兵事件刚过,调令紧跟着就下来,好几个地方,陆远方最终选择了番阳。
然后顾思念炸了。
3
“我告诉您,这辈子我嫁定了陆远方。如果您只是想要个什么话都听的女儿,当初干嘛送我进部队磨练意志,放我在温水里煮着不就好。”
顾同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管你什么自由意志,反正就是不准去找他!”
顾思念依旧镇定,振振有词:“我已经不是您的队友,您没权利命令我做什么。”
那场战争看似顾思念赢了,却只限于在嘴皮子上,实际情况并没讨到好。因为老顾提前吩咐,将她的身份证和护照都锁了起来,说是半年后才归还,绝了她买任何票的机会。
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虎父无犬女。他有张良计,她有过墙梯。那尘封已久的驾照,此时派上用场。
番阳离这儿七百多公里高速,四百多公里老路,顾思念想也未想,趁夜开走了老顾那辆四四方方的越野。
小心翼翼出了城,好不容易松一口气,却发现车是家用的,导航并未及时更新。所以每到一个收费站,她都得停下来询问方向。
凌晨一点,黑夜已彻底将世界变成了蛹壳。壳子密密麻麻朝她收紧,勒得呼吸止不住地急促。周围的黑影不断闪过,令人毛骨悚然,顾思念紧了紧方向盘上的十根手指,强迫自己幻想陆远方就在不远方,望梅止渴。
凌晨四点,疲惫取代了恐惧。顾思念深觉眼皮已经打架得很厉害,恰好到一个收费站,她却没敢停下来休息。怕越是停顿,被逮回去的机率越大。好在加油时遇见一个老司机,教她开夜车可以尝试不去洗手间,这样就能一路刺激自己不要睡着,避免发生车祸。她现学现卖,终于熬到天空泛起鱼肚白。
到了番阳已经是第二天下午,闺蜜的“军情”紧跟着发来,顾思念这才知道,陆远方不在番阳镇上,部队离镇还有百余公里山路。山路很危险,九拐十八弯,一不小心走错道,就相差十万八千里。
顾思念不敢轻举妄动,找到镇上一家宾馆的看门老头,买了两包好烟塞了两百块钱,要对方带路。不料镇上的路太窄,两个轮子的车辆横行霸道,最后出了车祸。
事故并不严重,她的车头撞倒一辆忽然停顿的摩托,但她反应快,及时刹车,对方受伤不严重,可一看她开的豪华车型,摩托车主的嚷嚷声顿时更大,就差没地上打滚一圈。
顾思念不喜欢被勒索的感觉,想打电话报保险,该去医院去医院,却被摩托车主凭空夺走电话。耳边是听不太懂的骂骂咧咧,眼前是神色嚣张的车主和冷漠路人,顾思念忽然忘记在部队学的所有东西,仅剩的感觉是委屈。
车上的老头看不过眼了,下车帮顾思念夺回手机,听她抖着嗓子向闺蜜求救。十分钟后,一个陌生电话在屏幕亮起。她不陌生,是军营的专属区号。
隔着电流,陆远方的声音也像颗定心丸。
“等我。”他说。
这通电话来得突然,顾思念却迅速消化,霎时觉得胃里都暖洋洋。
陆远方来的时候身边还有个姑娘,一身军装,看样子也是部队的,没化妆,隐隐地唇红齿白。见势不对,摩托车主要了几百块走人,陆远方单手伸出,倏地制住男子胳膊,“钱赔了,歉还没道。”
摩托车主崩溃,“什么?被撞的人是我,我还道歉?”
他面上的漫不经心渐渐褪去,下巴朝着顾思念的方向点了点:“把她弄哭了,所以要道歉。”
顾思念陡然想起网络上盛行的那句话:你先保卫国家,回来再保护我。
曾经的陆远方只会保卫国家。那天,他终于保护了她。
4
按照规定,顾思念已经退役,未经允许不能随便进入部队,陆远方将她安顿在镇上的宾馆。
他去前台开房间,顾思念打听才知道,陆远方是从会议上赶来的。
“刚来就请假,给上级的印象会不好,我只能帮忙编了个采购的谎言,和他一起出行。”
说话的是漂亮女兵,语气里有幽怨。顾思念不意外,毕竟像陆远方这样的人,从来不缺脚下之臣。
半月多不见,他人似乎黑了点儿,却更有男子气概。顾思念不顾矜持,进了房间,迎头闯进对方怀里,拦腰抱住不撒手,细数路上种种,周身还带着风尘仆仆的味道。直到这些烟尘被他军装上的肥皂味盖过,她这只鸵鸟才抬起脑袋,小巧的鼻尖几乎抵着男子下巴。
“都说女追男隔层纱,我都追了这么万水千山,难道你还没有丁点儿喜欢我?”
她两日没合眼,看上去憔悴急了,又刚哭过,我见犹怜,令陆远方有所感,俯视她的一双眼睛幽深,却不说话。
顾思念面上的笑意扩散得更宽,“陆远方同志,不说话就是默认,你是不是真爱上了我?”
话落,她见缝插针,趁对方思索时猛地踮起脚尖,在他唇边印下樱花味道的吻。
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陆远方的反应倒是很大,猛地将她推开去,转身要走人。察觉到身后亦步亦趋的脚步,他出声恐吓她。
“别过来,会死。”
他知道顾思念有自己的办法了解他的过去,所以刻意加重了死字,好像这样就能让她退避三舍。她却再度抱住他,冰凉的面颊几乎透过衣料沁进他的背。
“那就死吧。如果不能得我所爱,和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过去的苟且,未来的苟且。我宁愿偷得一时片刻欢愉,然后在你怀里死去。”
她的话令陆远方浑身一震,似被人打倒佐料罐般,五味陈杂。半会儿,他眼前一黑,顾思念已经从背后蹿到了眼前,那小脸上却不是泪盈于睫,而是鼓着腮帮子圆着眼,须臾间破涕为笑。
“哈哈哈哈,韩剧的台词果然是告白利器……”
顾思念的老不正经,让陆远方想多愁善感却再也愁不起来。她真的说到做到,不让他不开心。
陆远方赶紧胸膛暖暖,忍不住伸出手摁下她的脑袋,语气半纵容半无奈。
“饿了吧?”
她吸吸嫣红的鼻子,点头如啄米。
在老顾要派兵来将番阳搜个遍之前,顾思念在陆远方的劝说下回了家,代价是他必须偷偷收下她塞给他的手机。
“这样我才能每天联系到你。”
陆远方原想拒绝,却恍惚有种力量让他伸出了手,在接过手机的同时,也拉出一根无形的线,将他和顾思念牵绊。
回到家,顾思念果然天天给他发消息,演《情深深雨蒙蒙》。
陆远方走的第一天,想他。
陆远方走的第二天,想他,想他。
陆远方走的第三天……
偶尔也有天气预报和小笑话,陆远方每次都很晚才回,部队禁止用手机,他只能等操练完毕。
有天,顾思念难得不话唠,只发来了六个字母缩写:wdnybz。
他问什么意思,她说你那么聪明自己领会。结果陆远方的确够聪明,他懒得动脑,便将这六个字母放到了网上,集众网友的智慧于一起。
下面跟的留言很多,什么我的农业部长、玩电脑有被子等等。当然,也有靠谱网友猜出了最终答案——
我等你一辈子。
5
分别的日子,顾思念在家里表现良好。
她再也不当面和老顾起冲突,前车之鉴告诉她,越闹,陆远方或许就走得更远,谁叫老顾是上级,他是下级。为了讨老顾开心,她甚至主动请缨陪老顾去附近的小公园锻炼。
小公园只对军属开放,里面闹腾的孩子不比外边少,大多认识顾思念,一见她来,全部围上,要她唱歌。
黄昏过后/暖暖的晚风中/在小公园里头/眼眶红了/看老公公和老婆婆散步着……
她哼唱,不由自主想起陆远方,那颗温柔且顽固的石头,不知此刻在干嘛。
据说念念不忘会有回响,当晚陆远方竟主动给顾思念发了消息,意思是短时间内用不了手机,因为要去执行一项重要任务。
顾思念没多问,但大致猜得到,听说某领导最近在番阳巡视,安保程序似乎出了问题。她心里预感不太好,破例地给他打电话,他竟然偷偷接了。生怕他挂电话,顾思念一急,也顾不得什么身份,严辞令色命令:“陆远方同志,你最好能完好无损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电话那头的人被她逗笑,“你急了会咬人,那你是什么品种?”
她仅有的一丝严肃也溶了,有些话呼之欲出,他却说有人来了,接着挂断。
陆远方执行任务的那段时间,顾思念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寺庙。从前自诩唯物主义者的人,此时也万般无奈,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头顶的神灵上。
一周后,他果然安然无恙回来了。顾思念克制不住思念想飞过去看他,哪怕只一眼,却被闺蜜拦住。
“别自作多情了,人家拿你当备胎呢。你隔着三千里地,哪比得上身边蔚蓝。”
那次任务是解救几个重要人质,执行过程中,歹徒玉石俱焚纵了火,头顶横梁压下,护送人质出门的陆远方差点没命,是队友帮他挡了难。帮他挡难的人,就是顾思念曾经见过的那个漂亮女兵。听说美女救英雄事件过后,两人修成正果。
“其实无可厚非,如果有人肯为你豁出性命,你难道不会感动?”
闺蜜脸色不善,顾思念却不到黄河心不死。
依旧是那个镇,依旧是那家宾馆,她足足守了三天,陆远方才出现。他不是没受伤,手背上赫赫一条伤疤,还没完全愈合,没看见的地方,不知还有多少。
顾思念伸手摩挲他手背的伤口,却被陆远方躲开,她一愣,佯装打趣问:“怎么,怕引起别人误会?”
死寂半晌,他垂眼,点头。
陆远方对顾思念很冷漠,却从不说谎,她看着光里的他,突然笑出声。
“真是,如果得到你真心的方式是为你去死,那早说啊,哪里还轮得到别人?”
话落,苦水也跟着滚出来。
陆远方身体颤了颤,一米八几的个子险些被她的话击得溃不成军。女生的头发像匹黑绸缎散下,发尾在身前扫来扫去,一荡一荡地,仿佛扫在男子心尖上。
见他不为所动,顾思念闹得更厉害,站起来推打面前的人:“混蛋,真以为自己在演电视剧吗?哪有因为别人救一命就以身相许的啊!”他不还手,也不躲,却就是不伸出胳膊,将她纳入怀中。
伤心到极致,顾思念连打都没了力气,她脱水一般跌坐在床沿边,喃喃问:“陆远方,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她仰着脸,像那天在升旗台下方看他那般,令陆远方眼底水银般的波光闪了闪,却只能哑着嗓子,略显为难的样子:“我早就……回答过你。”
顾思念这才跟回光返照似地,忆起他早就无数次拒绝自己的场景,可她一意孤行,坚信自己是铁扇公主,能将阻碍自己的大火扇灭,而不是凡人口中的飞蛾扑火。
可,爱情不是我对你好,拼命拼命对你好,就能得到。这世上多的是我赠你琼浆,你还我泪光。
6
回到家,顾思念郁郁寡欢了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里,她还是克制不住打听过陆远方的消息,听说他解救人质立了功,胸前多了奖章,肩膀多了杠,还受到上级另眼相待。与他一同升上去的还有那个漂亮女兵,两人成为部队里的情侣标本,就像曾经的陆远方和柳衣那样。
得到这些消息,顾思念突然恢复正常。她认真吃饭每天健身,不和老顾顶嘴不作泱泱之态,也从此绝口不提陆远方,直到有人上门提亲。
提亲者是顾同的老战友,对方在西边军区担任要职,听说自家儿子在公园里听顾思念唱了一首歌,她彼日的笑容像海天之间最纯净的无根水,令对方从此魂牵梦萦。
好笑的是,她彼日会露出那个笑容,不过因想起陆远方。然而有些人,注定留不住的。
出于赌气或是什么原因,顾思念接受了家里安排,和对方快速完婚。
强强联姻,婚礼自然盛大,叫得出名字的人几乎都露了面。顾思念仿佛一夜间长大,交际起来有模有样。只是当她站在台上,当征婚者询问两人意愿,她看着新郎铁灰色西装加身,伪装的坚强顷刻被利箭穿破。
也是这样盛大的婚礼,她曾言笑晏晏地对一个人说:“你出现的目的,是为了以后让我看见穿西装的人,都想起你吗?”
她一语成谶,在最该幸福的时刻想起了陆远方,可给她幸福的人却不是他。所以那句我愿意,顾思念就怎么也说不出口,束手无策到最后,只好抱着捧花,蹲在台上孩子般大哭。
众人蜂拥过去,手忙脚乱地询问她究竟怎么回事,所以她没能看见,台下有个如太阳般耀眼的男子,正定定地坐在椅子上。
他的颧骨处轻轻抖动,却强迫自己闭了气,仿佛这样就将眼里的水润不动声色逼回去。
片刻,他起身,将一枚闪亮的军章留在角落。这是他送给那个太阳般的女孩,第一份,也是最后一份礼物。
这个太阳般的女孩,曾经说永远不会让他不开心。所以作为回报,他明知危险,还是主动请缨要参加救援行动,只为立功,给出足够的诚意,好令她父亲刮目相看,证明自己足以与她匹配。不过,在柳离扑身为他挡横梁的那刻起,就什么都被埋葬了。
是的,那个漂亮女兵也姓柳,柳衣的亲生妹妹。
陆远方当初被调走,之所以会选择番阳,是为了去赎罪,是想余生代替柳衣照顾这个妹妹,顾思念偏跑了来。
他曾经的自负害死柳衣,如今柳离为他舍生忘死,带火的横梁在她背上留下无法抹去的丑陋疤痕。那一刻,陆远方清楚,自己的罪,再不可能被救赎。
可他总忘不了,某个窗明几净的下午,有个姑娘曾泪眼婆娑地问过他:“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他当时能想起的,只有她曾发给自己的六个字母。
陆远方一开始就明白,顾思念想说的是我等你一辈子。他之所以放上网,并不是为征集网友答案,而是为了回应她。
wdnybz。我等你,一辈子。
wdnybz。我懂你,用不着。
可惜,一步隔山海。他这个远方,她再也无法抵达。  

登陆后可以对信息进行评论。我想 注册 / 登陆

0.097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