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八卦】杨丽萍60岁了,一生骄傲的孔雀,连老去也美到极致-尽评网,尽评写真,电影下载,字幕下载,尽评天下,新闻热点,
尽评网酷评电影辣评剧集品评美食阔评胜景测评手机鉴评汽车尽评天下字幕下载 最新注册会员:铁血霹雳  登录 / 注册
【娱乐八卦】杨丽萍60岁了,一生骄傲的孔雀,连老去也美到极致
全部共0条回复
jinping     [ 2018-11-08 23:08:54 ]
  昵称:jinping
等级:  尽评至尊
积分:336902
金币:40

最近,杨丽萍的脚上了热搜,双脚伤痕累累,脚趾上满是硬硬的茧,触目惊心又令人心疼。
       
   
        杨丽萍60岁了,在绝大数同龄人的人生准备收尾的时候,她却又跃跃欲试,开始了新一轮盛开。
   
   
       

   
   
        跳舞、编剧、编舞、做导演......每一个角色都享受其中。   
   
       
       
        当过电影导演的杨丽萍,很少会有在镜头前失态的时候。她总像一只孔雀,时刻保持警醒,坐立微笑点头,是分毫不差的适度优雅。
       
        可是,这次她失态了。   
   
        摆着臭脸,推搡开镜头,转头就走,抛下一句不容商量的拒绝,声音不大,却让摄影师慌张地立马关掉机器。   
   
            
   
        距离《平潭印象》的首演剩下不到7小时,
   
   
        布景不对、灯光不对、演员不对、音乐不对、
   
   
        统统都不对!
   
   
        在舞蹈这件事上,苛刻到极点的杨丽萍,
   
   
        彻底炸毛了。   
   
            
   
        《平潭映象》是杨丽萍作为导演身份创作的第三部印象系列作品。   
   
        2018年2月,《平潭映象》在福州全球首演,演出开始前状况频出,大到演员的彩排,小到舞台的清扫,直到达到她的标准,才正式开始。   
   
            
   
        但最终,也导致早早入场的观众苦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看成。   
   
        有人说她矫情!   
   
        对此,杨丽萍在腾讯新闻纪录片《我的时代和我》中说到:“它不是矫情,这个是我性格里面,很要求一些细节,要求完美,你想跳孔雀舞的人,孔雀多完美啊……”   
   
            
   
        杨丽萍,
   
   
        深山里走出来的神秘舞蹈家,
   
   
        天生的舞者,春晚的常客。   
   
            
   
        有人叫她仙子,有人称她精灵,
   
   
        中国台湾及东南亚的观众直接封她"舞神"。
   
   
        冯小刚说她是精是仙,
   
   
        肖全说她身上沾着仙气儿:
   
   
        她把孔雀的气质,跳进了骨子里。   
   
            
   
        她身上有艺术家典型的敏感特质和完美主义。
       
        接受采访时,她极挑剔,地点、用光、景别,统统要自己调度。   
   
        排练时,她会让其他人在台上替代她走位,自己走到摄像机前,调整好最佳的角度。   
   
            
   
        在电视节目里,她为了自己欣赏的舞蹈表演,当众拍桌和金星对抗。   
   
            
   
        艺术的审美向来没有标准一说,台上两人看法不同,各持己见。而节目之外,面对杨丽萍的《雀之灵》,换做“死对头”金星,也毫不吝啬赞美。   
   
            
   
        杨丽萍的完美主义和特立独行,戳中了不少向命运妥协的成年人。
       
        很少有人活过半辈子,还敢像她这般自我。   
   
            
   
        13岁以前,她是云南山村小镇里,光着脚丫拾麦穗的乡下小姑娘。   
   
        她在家里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三个弟弟妹妹。父母离异之后,母亲成了这个家的支柱,一个人拉扯4个孩子长大,作为老大的杨丽萍,早早就分担起生活的重担。   
   
            
   
        13岁以后,她凭借天赋,被选进西双版纳州歌舞团,开始了长达四十多年的舞蹈生涯。   
   
            
   
        每一步背后,都是杨丽萍的倔强。   
   
        刚入团的时候,她就不愿意练芭蕾舞式的基本功。   
   
        在杨丽萍的记忆中,第一次跳舞,是在村子里的插秧节,劳作完很辛苦,乡亲们便一起围着篝火跳,自娱自乐。   
   
            
   
        “为什么要舞蹈,不是作为一个别的,是为了你的生命需要,你的生活里面存在这种感觉。”   
   
        那个时候,她就知道,舞蹈不是模仿,而是对自然对生命的情感的抒发。一个好的舞者,应该善于观察、创作。   
   
            
   
        在西方,舞蹈的最美象征物是天鹅,在东方,则是孔雀。   
   
        “孔雀在云南是一种图腾,是自然界美的化身,我把它转变成我的信仰。”于是,这个从小在山里长大的白族姑娘,开始用自己身体,探索起孔雀的神性。   
   
            
   
        白天看录影带,等到晚上教室空出来,她就一个人发狠练功。   
   
            
   
        可是光会创造还不够啊,杨丽萍明白,自己还需要一个认定。   
   
        23岁,她想去参加第二届全国舞蹈比赛。那时候参赛的舞台作品都是由单位选送的,落选后她不甘心,还想争取一把。   
   
        于是前前后后攒下1700块钱,一个人解决了服装,音乐,甚至搞定了录像带。   
   
        可好不容易骑车把录像带送去比赛处了,工作人员却告诉她已过了报名时间,况且他们根本不收这种单枪匹马冲过来的选手。   
   
            
   
        听完,杨丽萍当场就蹲自行车边哭了起来,后来工作人员看着不忍心,说,你要不把这盘带子拿到评委休息间播,“至于选不选得上,就看个人造化了。”   
   
        谁都没有想到,那一年,在休息室播出的舞蹈《雀之灵》以黑马之姿拔得头筹,一红就是三十年,让“杨丽萍”这个名字从云南的苍山洱海边传到世界各地。   
   
            
   
        1989年杨丽萍登上春晚;   
   
        90年代打开电视,四个频道同时在播《雀之灵》;   
   
        2000年,杨丽萍却决定从中央民族歌舞团提前退休,她把户口从北京迁回云南,然后踩着树根当楼梯,到深山老林里选舞者,自己办团。   
   
            
   
        然而,轰动至今的《云南映象》起初并不被投资方认可,临时撤资。   
   
        杨丽萍只好卖掉三套房子,自己砸钱做下去。最困难的时候,她到处演出,赚来的钱养活一整个团的人,有人说她执拗得可怕,但她说:为了跳舞,值得。   
   
            
   
        舞蹈是她的命。   
   
        为了给观众百分百的感官享受,每次演出之前,她都不会吃饭,因为再瘦的人吃了饭胃部都会有一点突出,她力求完美;   
   
        为了孔雀舞,她常年留着长长的指甲,即使对生活带来非常不便;   
   
        为了保持苗条的身材,她甚至放弃了生育。   
   
            
   
        “小时候,我奶奶在我手心上画了一只眼睛,她告诉我,跳舞是与神对话,所以我不敢马虎。”   
   
        奶奶的教诲,她恪守了一辈子。   
   
            
   
       
            艺术上她偏执,她倔强。
           
   
        但是生活上,她不拧巴,不纠缠。   
   
        出去演出,她不会主动要价,价格够就演,不够就作罢,绝不纠缠。   
   
        爱情里,爱就爱,不爱就离开,绝不拖沓
   
   
            
   
        对于没有孩子这一点,外界说她是为了舞蹈事业,但杨丽萍也并不觉得自己有那么高尚。
       
        她笑笑:我岂是会牺牲自己之辈。一朵花也是我的女儿,一棵树也是我的儿子,大家寄托不一样罢了。   
   
            
   
        “有些人的生命是为了传宗接代,有些是享受,有些是体验,有些是旁观。我是生命的旁观者,我来世上,就是看一棵树怎么生长,河水怎么流,白云怎么飘,甘露怎么凝结。”   
   
            
   
        大理双廊的月亮宫,
   
   
        是杨丽萍自己回大理时的居所。   
   
            
   
        这里三面环海,
   
   
        屋内屋外,一年四季,鲜花遍地。
       
            
   
        天气好的时候,
   
   
        杨丽萍会和母亲牵手走路去菜市。   
   
            
   
        买回新鲜的瓜果蔬菜,
   
   
        邀请朋友来吃一锅辣味火锅,
   
   
        就着抬眼即见的洱海,
   
   
        一口酒,一口肉,
   
   
        兴之所至,一群人用手打着鼓点,歌唱起舞。   
   
            
   
        今年60岁的杨丽萍,依然在跳——   
   
        “这是我内在的精神需求,不是折腾。就算老了,病了,也会在头脑中默舞。谁能阻止我跳!”
       
        真正的舞者,天生的舞者,才能视“一辈子跳舞”为生命的常态吧。   
   
            
   
        去年,杨丽萍的全新舞剧《孔雀之冬》首演时,引起了众多关注,因为她将再次演绎令她名声鹊起的孔雀舞。   
   
        有媒体在网上po出杨丽萍的近照,那双灵动的眼睛周围爬出来细细长长的皱纹。   
   
        有人不禁唏嘘,再美的孔雀也会有枯萎的一天。   
   
            
   
        其实,杨丽萍从不害怕老去,“人的身体一定是会衰老的。不衰老的是精神,是你的美好的感觉。”
       
         
   
   
            
   
        如今,完成了自我,走出了云南,杨丽萍正努力让故乡走向世界。   
   
        “我没有办法去阻挡文化的消失,或者是教育小朋友们说,你不要怎么怎么,你应该怎么怎么,但我有的就是保留一块砖,或者保留一块瓦,可能舞台上有那么一点点痕迹,我就觉得特别美好。”   
   
        她心中的参照系,是《大河之舞》,是《天鹅湖》,是《战马》,杨丽萍清醒地知道还有多久。   
   
            
   
        在杨丽萍身上,我们看到了叫人脸红的真实和自我。   
   
        舞台上,她是“仙儿”,振动着炫目的羽翼,美轮美奂,舞蹈于她,是内在的生命需要;是信仰的永恒出口。   
   
        生活中,不高兴,她会说;不喜欢,她会写脸上。但是,她健忘,从不往心里去。   
   
        正如这集纪录片的主题——真如自在。真实无妄、自由放逸。
   
   
       

   
   
        腾讯新闻纪录片《我的时代和我》虽然只有短短26分钟,但杨丽萍对于舞蹈的专注,看待生命的通透却都在这里了。   
   
            
   
        “这个生命,
   
   
        你是知道自己哪天生,
   
   
        但是你不知道哪天走。
   
   
        那么你在生命的过程中,
   
   
        你吸收了大自然的能量,
   
   
        然后把它转化成一种力量。”   
   
            
   
        “就像一棵树一样,你接受阳光成长,你说树有什么理想,但是他无形给你带来了树荫和绿色的氧,美好的事物,这才是我要寻找的状态。”
       

登陆后可以对信息进行评论。我想 注册 / 登陆

0.239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