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友交流】火人节乌托邦:我在内华达沙漠里生存了 11 天-尽评网,尽评写真,电影下载,字幕下载,尽评天下,新闻热点,
尽评网酷评电影辣评剧集品评美食阔评胜景测评手机鉴评汽车尽评天下字幕下载 最新注册会员:周小红  登录 / 注册
【驴友交流】火人节乌托邦:我在内华达沙漠里生存了 11 天
全部共0条回复
jinping     [ 2018-11-06 04:20:10 ]
  昵称:jinping
等级:  尽评至尊
积分:336997
金币:40

今天的故事是一个关于旅行的故事,但对讲述者陈乐来说,它又不仅仅是一次旅行。今年八月末,他和他的艺术家朋友陆明一起前往美国的内华达州,参加了火人节。


    火人节是一个有着嬉皮士气质的活动,已经有三十多年历史了。每年的这个时候,全世界好几万人会到内华达的沙漠里安营扎寨,建起一座只有一个星期寿命的城市。他们会在这里抛弃货币和网络,体验一种独有的生活方式。 

    除了狂欢,当代艺术也是火人节的重要组成部分。陈乐他们就是以参展艺术家团队的名义去的美国,他们带去的作品名叫「风海镇」。 

   


   


    1 . 兄弟,我们美国见

    是这样的,从去年九月份开始,我们戈壁天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立项要做中国版的火人节。有一天,我在网上搜「中国火人节」,想看看有没有同类竞争者,结果就搜到了艺术家陆明发的一条微博。 

    陆明说,他做了一个大盔甲,高 15 米,重 12 吨,用的是中国盔甲鼎盛时期的制作工艺,他给它取名叫「风海镇」。

    我立刻联系到了陆明,希望能跟他合作,把「风海镇」带到第二年的美国火人节上去。而在那个时候,「风海镇」还躺在北京顺义郊区的一个厂房里,被拆分成几个零部件,孤零零地放着。 

    在那个飘着牛粪味的厂房里,我看着那个庞然的盔甲,心里默默说了句,「兄弟,我们美国见」。

     


    ■ 陆明 

   



    2 . 生存大考验

    「风海镇」比我们早出发,它走的是海运,在海上走了将近四十天才到奥克兰港,然后上了卡车,被运往黑石城。 

    火人节开始之前,陆明和我们的搭建团队先到了,隔了两天,我才去和他们会和。 

    我记得当时是凌晨,我们开车进了场地,绕了好几圈也找不到自己的营地。那儿实在太大了,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什么也没有,很像是某种河床干涸之后的状态,一旦起了沙尘,漫天飞沙比北京的雾霾可怕数十倍。而我们的营地就只是戈壁滩中间一个小小的帐篷。 

    搭建营地简直是一场生存大考验。要知道,火人节不像是一般意义上的户外音乐节,在这里,我们生存所需的一切东西都得自己动手搞定——帐篷、厨房、煤气灶全都得自己搭,就连发电机都得自带。

    我们花了三天时间搭建帐篷,与此同时,还在等待主办方的吊车师傅来帮我们搭建「风海镇」。 

    搭建「风海镇」是一个很有成就感的过程。它整体的搭建方式就像玩乐高积木一样,先是脚,再是腿,然后装跨,然后上半身,最后装上头。在所有人的协作之中,每个人都会觉自己成了这件艺术作品的一部分。 

    从搭建完成开始,我们的「风海镇」便在火人节上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几乎每天晚上,都有人围拢至此,在「风海镇」的脚下开 party。

   


    ■ 在「风海镇」的脚下开 party


     


     

   



    3 . 解放天性

    我们团队里有个老爷子,我么叫他陆爷。他是六零后,是团队里最年长的一个。 

    最开始,我们都很担心陆爷一把年纪,会不适应这里的氛围,而事实上,他也确实表现得很焦躁。 

    但有意思的是,到了第四天,陆爷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那天,陆爷原本想洗个澡,但问题是,在火人节上,由于对水的控制,想洗澡就只能去一个公共浴室。在那个公共浴室,所有人都要脱光光,男男女女一起洗澡。最关键的是,为了强调火人节的分享精神,每个人都必须为身边的其他人洗澡。

    陆爷去了公共浴室。后来,他告诉我,一走进去,脱光衣服后,他就觉得自己已经突破自我底线了。很快,第二个底线来了——有很多人在摸他,在给他洗澡。而第三个底线是,他洗完澡不能走,还必须得回馈其他人,帮他们洗澡。 

    他说,当我摸到一个白人的身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很不舒服的。但我提醒自己调整心态,毕竟,对方也是一个人,我们是一样的动物。既然他为我付出了,为什么我不能为他付出? 

    这样的体验似乎让陆爷彻底放开了。突破了心理障碍之后,我们所看到的陆爷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开朗了起来。他就像一个年轻人一样,每天晚上都要出去喝酒,还要拉上朋友一起去狂欢。从他的身上,我仿佛感觉到,他和自己和解了。 

     


    ■ 解放天性后的陆爷 

   



    4 . 全世界失联

    对我自己而言,进入黑石城后,我的第一个,也是最直观的体验就是,没有信号了。 

    在最开始的阶段,我整个人都是慌的。 

    一方面,失去了通讯工具后,很多我们在城市里习惯性的行事方式都行不通了,仿佛退回了原始社会。 

    另一方面,当我忍不住打开手机,看到好几天之前的聊天记录,总会忍不住升起一种焦虑感——是不是有人在找我? 

    可好笑的是,几天之后,当我好不容易找人借来了一个 Wi-Fi 全球宝,收到了两格信号,本以为手机的信息提示音会连绵不绝,好像全世界都在找我一样,可没想到,打开微信,我只有两条未读信息——一条是我妈发的,提醒我注意防晒;一条是我媳妇,说女儿想你了。

    你看,世界离了谁一样都转,你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 

     


    ■ 当地时间2017年9月1日,美国内华达州,人们聚集黑岩沙漠庆祝火人节。今年的火人节正于8月27日至9月4日期间举行,约70000人从世界各地汇集于黑石沙漠,黑岩沙漠从一个平日的荒芜之地变成万人狂欢的“圣地”。(2018 年的没找到....)

    5 .「你看!那个人没穿衣服」

    在火人节,别说奇装异服,就算是看见全裸的人,我们也从一开始的大惊小怪,逐渐变得司空见惯了。 

    我们营地住了一对陌生的美国夫妻,Ken 和 Gaby。他们俩每天喝的酩酊大醉,早上吵架,晚上和好如初,非常有趣。 

    Gaby 每天都会帮我们打扫营地,尽职尽责,但问题在于,这姑娘不太爱穿衣服。我们起床后常常看到的景象就是,Gaby 下半身只穿内裤,上半身全裸,在营地里走来走去。 

    一开始,我们都觉得特别尴尬,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后来,有人旁敲侧击地提醒了 Ken 和 Gaby,没想到 Ken 却告诉我们,你们不要不好意思,看啊!Gaby 会很高兴的,因为她拥有全世界最漂亮的身材。

    于是慢慢地,我们也都无所谓了。尤其是回国后,当我把在火人节上拍的照片和视频放给朋友们看时,他们总忍不住惊呼,「你看!那个人没穿衣服」,但我在现场时都已经习惯了。事实上,我们在现场还会相互提醒,如果看到有人没穿衣服,我们最好不要把镜头直接对准他/她去拍,这是一种起码的尊重。 

     

   



    6 . 好莱坞电影式的英雄相惜

    有一天晚上,火人节官方的人突然找到我们,说「风海镇」没有照明,会给来往的行人造成危险。 

    我们赶过去后发现,灯连着发电机的绳子被人割坏了,所以才熄灭了。正当我们一筹莫展时,有一个身材健壮的美国中年人路过。他走过来,自我介绍叫 Kerson,问我们出了什么麻烦。 

    了解情况后,他立刻开始着手处理被割断的绳子,并且半小时就搞定了。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他的手法很老练,就问他是做什么的,这才知道,他以前是美军,还参加过海湾战争。 

    搞定照明之后,Kerson 坐下和陆明一起聊天。他很尊重艺术家,也尊重陆明的艺术表达,两人很快结成了朋友。 

    Kerson 拿出了一个水壶,告诉陆明,这是他入伍第一天收到的水壶,他想把它送给陆明,作为纪念。毕竟,离开火人节后,他们这辈子可能不会再有机会相见了。而陆明也摘下了自己戴了很多年的一串手串作为回礼。 

    在我的记忆里,那个瞬间就像好莱坞电影情节一样,而这似乎才是火人节上最美好的事情。 

     

   



    7 . 极致的狂欢,极致的思念

    在火人节的最后,「烧火人」和「烧圣殿」是两个最极致的高潮。 

    「烧火人」是一种狂欢的倒计时,人们会围绕在燃烧的火人旁边,随着音乐喝酒、舞蹈,尽情喊叫。

    而在那一刻,我选择去到一个远处,隔着喧嚣去观赏这个场景。在这样的视角下,那个燃烧的火人连同周围的狂欢人群一起,就像爆炸后的原子弹一样,安静而喧嚣。 

   


    ■ 烧火人

    如果说「烧火人」是一场狂欢的倒计时,那么「烧圣殿」就是一个句号,从极致的狂欢转向了极致的思念。

     


    ■ 圣殿外景

    我在之前进到过「圣殿」里面。在那里,放置了很多人带来了亲人的遗照,甚至还有死去宠物的照片。围绕着这些照片的,是舒缓的轻音乐和一种哀伤的氛围。 

    而到了「烧圣殿」的那天,我站在了围观人群的第二排,与圣殿之间隔着百来米的距离,看它静静燃烧。现场几万人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只是偶尔会听到有人哽咽或啜泣的低鸣。恋人相互依偎,父母亲抱着孩子。 

    围绕着燃烧的圣殿,我似乎感觉到,这几万个人之间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意念场,而火光中的便是他们对亲人的哀思。 

     


    ■ 圣殿内景(图片来自微博@当小时)

    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一件很神奇的事。当时,圣殿烧了差不多 40 分钟,还没有燃尽。在火光中突然起了一阵龙卷风,带着烟与火直冲天际。在我的身后,陆明看到这样的景象,甚至开始呼麦。 

    我很难解释,这究竟是一种自然现象,还是超自然现象。但无论如何,一生之中能经历一次这样的奇观,还是非常难得的。 

   


    ■ 烧圣殿

   



    8 . 告别「Virgin」

    狂欢结束后,所有人开始严谨地拆除营地,务必遵守火人节原则,不留下任何来过的痕迹。 

    那天,我们大家七手八脚地拔着钉子,都觉得有些伤感,就好像是梦醒了,终究要回到现实世界去了。 

    突然,有人提议说,来,我们跟「Virgin」告别吧,我们不再是处子了。于是所有人躺在地上,把全身上下蹭上尘土,然后去敲了一口钟。这是我们告别火人节的小小仪式。从此以后,我们已经成为真正的「Burner」了。

登陆后可以对信息进行评论。我想 注册 / 登陆

0.241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