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地理】长城两万多公里,你可能只知道百分之一-尽评网,尽评写真,电影下载,字幕下载,尽评天下,新闻热点,
尽评网酷评电影辣评剧集品评美食阔评胜景测评手机鉴评汽车尽评天下字幕下载 最新注册会员:263693  登录 / 注册
【国家地理】长城两万多公里,你可能只知道百分之一
全部共0条回复
jinping     [ 2018-11-06 03:29:34 ]
  昵称:jinping
等级:  尽评至尊
积分:336977
金币:40

9月27日,我们和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在北京合作举办了一席with长城保护联盟特别场,共4位讲者。

    他们都与长城打了多年交道,有英籍长城探险家,也有徒步走遍东部长城的民间爱好者,有专业研究长城保护的研究者,也有用科技推动长城修缮的腾讯员工代表。
                         
                           
                       
                       
                            长城的名气很大,大到常常作为民族的象征出现在各种场合。但我们对它的了解又很少——绵延2万多公里的长城中,其实只有377公里长得像宣传照上的那个样子。也就是说,我们最熟悉的长城,其实是最不典型的长城。
                       
                       
                            和现场观众一样,我们对「从未见过的长城」心生向往,也意识到了长城亟待保护的现状。
       
   

    【演讲】

     

     

    张依萌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副研究馆员

    长城资源调查项目参与者
                                                   
                       
                                长城不只是民族符号,更是实实在在的文物。「孟姜男」带你追溯长城保护观念变迁。                       
                               
                       
                                张依萌的职业是长城文化遗产研究与保护,他甚至将微信名起作「孟姜男」。直到2011年长城资源调查项目结束,我们才第一次得到了最精确的长城长度,在本次演讲中将由他来为我们揭晓。                       
                               
                       
                                除此之外,他也做了一些有趣的调查研究。比如在历史上长城一直是以负面形象出现的,而今天却成了我们民族的象征。再比如现代张家口市的所有城镇、乡村地名其实都来源于明代长城的城堡。当然还有专业的、成功的长城文物保护工作到底应该怎么进行。
       
   

    除了民族象征,长城还是什么

   

    长城到底有多长?我相信大家第一时间肯定是不能给我一个准确答案的,实际上这个答案一直到了21世纪我们才真正知道。
    我在各种文献中找到了一些关于长城长度的说法,从16世纪开始,全世界很多人都曾经对长城的长度进行过推测,有说长城只有几百公里,有说长城达到了五万公里。五万公里什么概念呢,比地球的赤道一圈还要再长一万公里。
    我们现在都觉得长城是一个明星,是一个符号,是一个承载了很多精神意义的东西。但实际上长城它还有一个最基本的身份,那就是文物,我们就要用文物保护的方法去保护它,用研究文物的方法去研究它。
    然而,我们有太多的人去关注它的象征意义,实在是有太少的人去关注长城本身。有很多人去推测长城的长度,实际上长城全面的精确测量一直没有人做,这些数据都是不可信的。我们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就已经开始修长城了。
    到了2006年有了这么一个契机,国家文物局组织了一次叫作长城资源调查的项目,它第一次在全国范围内对长城进行非常系统的考古调查与研究。在这个调查的基础上,我们绘制出了迄今为止最精确的一幅全国长城的分布图,而且我们得到了长城的精确长度。
     
    中国境内历代长城总长度达到了21196.18千米,它分布于北方15个省、97个地市、404个县,沿途分布有墙体、关隘、城堡、单体建筑和相关遗存等共计43721处。这就是长城的总长度,没有五万公里,但是有两万公里,就是从北极到南极的距离。
     

   


     

    威廉·林赛

    英籍长城探险家、长城学者、作家

    中国政府外国专家友谊奖获得者
                                                   
                       
                                曾经“非法闯入”,最终成为荣誉市民,威廉·林赛的长城情缘。                       
                                                       
                                威廉是众多长城发烧友中很特别的一位,最初他是⻓城脚下村民眼中的“异类”,在80年代来到中国步行走长城,而当时大多数区域是不对外国人开放的,因此他曾九次被捕。现在,威廉是陕西榆林市荣誉市民。他曾沿着一百多年前另一个威廉的路线重走长城,拍下百年回望。后来他的儿子带着无人机陪他记录下鸟瞰长城的视角。
       
   
    Over the Great Wall and Far away
    今天我在这里不是要讲我的种种成就,也不是要讲长城有多美、中国的古人们有多天才。我今天是想要传递一个十分重要的信息,这不仅关乎长城,也关乎中国环境问题的未来。
     
    这是去年,是我在长城上捡垃圾的第二十年。去年我和我的学生、我的朋友还有我的家人,我们捡了331袋这样的垃圾。当我们把垃圾装满这些袋子的时候,我们都被一公里长城上的垃圾数量震惊了。
    我们问了自己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人们继续这样损害长城,那中国其他的土地又该怎么办呢?
    我认为长城的情况,实际上表明了中国当前的环境健康状况。长城就是环境问题的一张试纸,是一个晴雨表。不幸的是,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
    去年,我的大儿子詹姆斯陪两位南非的长跑运动员去游览长城。他们几乎每天都说,长城上的垃圾数量真的十分惊人,如果你有一支军队,他们也得用一个月的时间捡完这些垃圾。
    这些看起来也许不重要,但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我们不能解决长城上的垃圾问题,那我们就不能解决其他更大的问题。
    我在长城上实现了很多我想要做的事,然而我还有一个目标没有实现,就是看到长城最自然美丽的样子。我想要去怀柔、密云、涞源,想要走三公里也不用捡一个垃圾。

     
     

   


     

    连达 

    长城小站成员

    用画笔留下长城灵魂

                                                   
                       
                                亲眼目睹长城遭“窃”,用画笔留存长城样貌。                       
                               
                       
                                连达20年前加入了论坛“长城小站”,自此他打开了真实长城的大门。用自己的方式,接力式地走遍了孤高险峻的各种长城敌楼。在这过程中,连达发现长城正在遭到破坏:砖墙被撬、碑刻散佚,他拿起画笔和工具,记录长城的样貌,拓下幸存的石碑。他说“我热爱长城一回,但我能为它做的特别有限。”但其实众多的长城爱好者都已经开始了行动。
       
   
    我不是驴友 我是长城爱好者

   

    我加入“长城小站”的时候是本着吹牛的想法去的,你看我多牛。后来我特别吃惊,人家说的长城我都没听说过,又是浮图峪,又是大角峪。原来长城不是什么司马台、箭扣、八达岭这几个点,渐渐地就把我脑海中的长城具像成为一个东西绵延无际的一条长线。
    我就发现我掉到一个大坑里了,这个坑很深,20年来我仍然在坑里扑腾着,就没上来,而且我也不想上来了,就这种感觉。
    后来我一想,我为什么不能自己去走长城,把长城仔细地了解透彻,长城到底是什么样。
     
    大家可以看这张照片,当时我也置办了一身行头,什么帐篷、睡袋,包括食品饮水,大概就是几十斤重,最重的时候曾经达到75斤。我就扛着这个包在山里穿越,我当时的身体状况特别好,没有累的感觉。当然,你们看到我这个照片站在山顶上洋洋得意的样子,肯定看不见我在这个山坡上爬累得满脸是汗狼狈不堪的样子。
    但是我给自己的定位,我并不是一个驴友,因为驴友他可以选择去走雪山,可以去走大漠,他不一定是为了喜欢长城,长城只是作为他的一条路线来走一走而已。但是长城是我唯一的目的,我要用户外的这种方式来亲历长城,来仔细了解长城,所以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长城爱好者。
     

   


     
                                                   
                                    马尧
                               
                               
                                    腾讯公司项目经理
                               
                               
                                    腾讯长城街景项目负责人
                                                       
                               
                                   
                                                   
                   
               
           
       
   
                                                   
                       
                                长城到底什么样?互联网工程师徒步采集,用数字化手段呈现全景立体长城。                       
                               
                       
                                马尧原本是腾讯地图的项目经理,从街景采集工作中得到灵感,希望能通过科技手段,让更多人见到长城的360度全景,于是跳进了长城“坑”。令他没想到的是,寻常的城市街景采集手段根本用不上,他只能带两位摄影师步行采集数据。四年过去了,困难并没有改变他的初心,反而坚定了他保护长城的信念。他在腾讯内部推动了长城保护项目2.0的成立,从长城小白走上了发烧友之路。
       
     
    走近长城,才看到真实的长城

    真正实施拍摄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原先太乐观了。长城和我们以前做过的专题街景都不一样,它是一个很长、很连贯的本体。我们需要扛着设备走到山前,爬到山上拍摄,拍完下山整理数据,第二天再爬山,爬到头一天停留的地方,再拍摄。
    这对于很多摄影师来说首先体力上就做不到,四五十个摄影师到最后只剩下两个体力容许,也愿意做这个事情。这个过程中能陪伴着摄影师的,往往就只有长城。他们从早一路走到晚,一天可能一个人都见不到,每一百米拍摄一个点,一天可以拍摄五十个点,就这样在荒野里走了一年多。
     
    有一天我意外地在新华网上看到这篇新闻:宁夏甘肃交界处发现九段疑似秦长城。一下吸引了我的兴趣,我根据河流的走势、长城面的阴影,大概在卫星图上标注了这个长城可能在的位置。
    它所在的黄河段落叫黑山峡,两岸几乎是垂直的峭壁,中间是湍急的黄河,我们能走的是一个不到两米宽的碎石小路,还是在上世纪开矿时修筑的。不禁让人疑惑,古代的时候这里完全不能走人,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地方修建长城?
    我们跟当地人聊天才知道,这里的冬天非常寒冷,黄河结了冰,对岸的游牧民族就可以「铁马冰河入梦来」。而这几段长城修筑的地方,往往山势比较低,只需要在这些地方修筑就足够了。
    通过全景图360度的形式,我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对岸也是比较低洼的地方,骑兵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入侵到帝国内部。
    当时我到那个地方还没有手机信号,在里面住了与世隔绝的一个星期。这个村子里面的人大多姓拓,据当地的老人说:拓是西夏党项人拓跋氏的一个分支。现在他们把姓氏缩短成了「拓」,读「ta」。
    我们在村子里面遇到了一个大叔,他的双眼是蓝绿黄之间过渡的颜色,跟汉族完全不一样,也就是过去蒙古帝国说的「色目人」。他以前在外面打工,甚至有老外跟他说外语。这个拓大叔在附近有一片瓜田,这个土墙是一段明长城的遗迹,也是他西瓜地的护院墙。
     
    这些党项人,过去被认为是长城需要抵御的对象,如今生活在长城边,长城还保护着他们的生活,这是非常有意思的。
   
       
           
                 
           
       
   
    通过四位嘉宾不同角度的阐述,我们既看到了长城不为人知的一面,也了解到了⻓城岌岌可危的现状,如果我们仍不进行有效的保护,⻓城可能真的会变成书本里的一张照片。
    认领两段长城的修缮,这只是腾讯基金会迈出的第一步。
     

    ▲ 7月30日,由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与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联合主办的箭扣长城修缮开工仪式在北京怀柔区箭扣长城脚下举行。
    关于“长城你造不造”计划
    自2014年起,腾讯因数字化长城项⽬与长城结缘,徒步采集了甘肃、宁夏、陕西、河北、北京的820公里的⻓城实景。在这个过程中,一线团队看到长城遭到的人为破坏,又逐渐真正地参与长城的保护。
    参与保护的第一件事情是与国家文物保护研究院合作,发起“长城你造不造”计划,运用互联网科技保护与传承长城文化,并认领了箭扣和喜峰口长城的修缮项目。
    箭扣段长城修缮工程已于2018年夏天开工,将科技手段融入文物修缮,将最小干预的理念贯彻到长城修复之中。此外还有长城清理和考古发掘的尝试,希望最终可以推动建立长城修缮项目的更好范式。
    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通过手机、电脑、iPad等设备,轻松看到长城在修缮的各个阶段的三维建模,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更多人有机会了解长城。
    同时,为了让年轻用户也能关注和了解长城,腾讯在王者荣耀、QQ飞车等游戏、动漫和文学作品中有长城赛道、夯土长城等大众不熟悉的长城影像的体现。
    通过与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专业研究人员合作,真实呈现长城的丰富场景,传播和普及长城文化。这种新文创的形式,使长城不再只是个符号,而是以多样化的形象成为深入年轻群体的一粒种子。
    今年7月份,由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等10家单位共同发起成立了长城保护联盟。
    联盟坚持保护为主,积极宣传推介长城保护优秀案例和杰出人物,开展长城保护相关标准规范研究,推动长城保护工作的科学化、规范化,同时积极动员社会参与,打造长城保护领域最为活跃、最具影响的开放性论坛和公众参与平台。
    这是保护团队正在努力的,让更多人看到未曾见过的长城,参与到⻓城保护中来,科学修缮长城,让这一世界遗产能够延续更久远。

     

     
     
     
     
     

    现场摄影 / 张洁、金华

登陆后可以对信息进行评论。我想 注册 / 登陆

0.250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