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友交流】追火车的人:我坐火车穿越西伯利亚-尽评网,尽评写真,电影下载,字幕下载,尽评天下,新闻热点,
尽评网酷评电影辣评剧集品评美食阔评胜景测评手机鉴评汽车尽评天下字幕下载 最新注册会员:铁血霹雳  登录 / 注册
【驴友交流】追火车的人:我坐火车穿越西伯利亚
全部共0条回复
jinping     [ 2018-11-04 22:24:46 ]
  昵称:jinping
等级:  尽评至尊
积分:336902
金币:40

有一位叫张永铭的讲述者短暂地出了个场,讲了一段刘拓在朝鲜捅篓子的故事。
     
   
        张永铭今年 34 岁,是一位大学老师。他从小就喜欢坐火车,后来慢慢成为了一个火车爱好者。但是张永铭开始对火车有系统的了解,还是从他在清华大学读书开始。     
   
        今天,咱们就请他多讲一点。     
   
       
   
   
        1 . 铁路真爱粉养成记     
   
        2003 年的时候,我在水木清华 BBS 上发现一个铁路版。真没想到这种小众爱好竟然还能有一个板块来讨论,我开始天天上去逛,后面就相当于在学校里找到一群有共同爱好的人。     
   
        大家喜欢的方式不一样,有的人是专门喜欢买各种各样的奇怪火车票。     
   
        当时有两张火车票引起了我的兴趣。有一张票,它的发站和到站一样,类似于「北京北-北京北」,是利用系统错误买出来的。     
   
        我就打听这些票是怎么买出来的,再加上自己的一些琢磨,买上了一整套「北京-北京」「北京西-北京西」,还有绕着圈的「北京南-北京北」「北京东-北京西」。     
   
        现在这一套票已经买不出来了,因为从 2006 年开始,铁路部门也发现了这个系统漏洞,就给补上了。     
   
              
   
        还有一张票应该挺有名的,就是「东方红-太阳升」,是两个在东北的火车站。东方红在佳木斯,基本上是中国最东端了,然后太阳升在通辽到大庆的那条铁路上。     
   
        好多人就从东方红站买到太阳升的票,但是这两个站没有直达车,必须要在哈尔滨或者是牡丹江换乘,这套票就叫通票,现在也已经绝版了。     
   
       
   
   
        除了喜欢火车票,也有喜欢机车的,喜欢火车模型的。对机车感兴趣的呢,他总是能想到各种方法去说服火车司机,然后直接进驾驶室,跟着火车司机跑。     
   
        也有纯粹喜欢铁路旅行的,就是直接坐着火车,也没有具体的目的地。在车迷里面,这种玩法叫「运转」。     
   
        当时有一个北京北站发到南口的车,它是在六点二十多的时候到清华园站。我们下了课之后就骑车子到清华园站,把车子放站台上,接着上那个火车。到沙河的时候 7 点,那时沙河站外面有一家烧卖馆,就有半个小时吃烧卖的时间。     
   
        接着七点半有一个到北京站的车。那个车跑的是北京到合肥,因为白天北京站里放不下,所以要拉到沙河去,等晚上再拉回北京站,所以这一段可以免费坐。     
   
       
   
   
         
     
   
        当时 BBS 铁路版的基板画面就写着:铁路不仅仅是一种交通工具,更是一种工业时代的文化。     
   
        和现在这些内燃机车,电力机车比起来,我们更加钟情蒸汽机车,只要现在有活的蒸汽机车,我都会专程去看的。     
   
        这几年我们真是眼看着蒸汽机车一台一台地熄火,然后就永远不会再开了。因为非空调的绿皮车,票价非常便宜。那个时候清华园到沙河就一块五,长途的也都很便宜,大概每公里一毛钱,他们的运行通常是亏本的。     
   
        但到现在为止,还是有一些比较有名的绿皮车。比如在东北林区,他们公路出行比较困难,为了照顾沿线的群众,还必须开行,是一种福利性质的。     
   
        还有四川的大凉山地区。大凉山地区有一个非常有名的车,就是普雄到攀枝花的。为了照顾大凉山的人们出行,它把个别车厢里面的座位全拆了,可以直接赶着牲口上去。     
   
        2007 年的时候,NHK 专门拍过一个纪录片,叫中国铁道大纪行。关口知宏沿着中国划了一条不走回头路的线,也是到一个地方停几个小时,接着上下一趟列车。     
   
       
   
   
        2 . 找个有月亮的晚上     
   
        现在火车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们已经很难有机会,体验以前那种绿皮火车慢行的感觉了。     
   
        但后来我知道,原来不仅有机会,而且在北京就能体验到,那就是从北京开往莫斯科的 K3 次国际列车。所以我第一次出国的时候,就选了这趟车。     
   
         
   
   
         
   
   
        ■ 2015 年张永铭第五次乘坐北京-乌兰巴托-莫斯科 K3 次国际列车,右边是他妻子     
   
        这个国际列车的车票不是在火车站,而是在国际饭店的国旅代理买的。它长的也和普通火车票不一样,是一个小本子,上面有中文,俄语,还有德语。当时我想难得去一趟,好好地腐败一下吧,就买了高级软卧车厢,花了大概 6500 块钱。     
   
        高级软卧车厢是个上下铺的二人间,但我坐的时候上铺全程没人。它和软卧不同的是,它一侧是上下铺,对面是沙发,还有独立卫生间,坐一个星期还是挺舒适的。车里边的内饰也比较奢华,都是那种比较古朴的红木装饰。     
   
              
   
        第一天在国内运行,晚上到二连浩特。在从二连到外蒙之前,要停上三四个小时,把火车底下那个车轮给换了。因为中国铁路的轨距和蒙古,俄罗斯不一样,中国的是标准轨,1435 毫米,蒙古和俄罗斯的是宽轨,有 1520 毫米。     
   
        换车轮的时候,要用千斤顶把车厢顶起来,把车轮先推出来,然后再把宽轨的车轮推过去。当时旅客可以不下车,在车厢里就可以感觉到自己跟着慢慢地升起来。     
   
         
     
   
        第二天从乌兰巴托到边境一段,两边都是山,中间是一个谷地,刚开始翻乌兰巴托前的那个山时,火车开得很慢,一路上会出现弯度很大的铁道线,这个在术语里叫做「展线」。     
   
        这个时候把相机伸出窗外,可以拍出火车转弯的镜头。我当时还特意跑到了列尾,因为能拍到一整列火车。     
   
         
   
   
              
   
        你能看到峡谷里的小溪,还有夏天铁路两边的野花,基本上就是在花海中穿行,远处蓝天白云,高山旁有小溪,再加上牛羊什么的,每张照片都可以当电脑桌面。     
   
       
   
   
        去俄罗斯的路上,会过蒙俄边境的恰克图。清朝的时候,中国和俄罗斯的很多皮货贸易都是在那儿进行的,中国管它叫买卖城。就从那儿进入俄罗斯,然后到乌兰乌德。     
   
        这是一个蒙古聚居区。他们那边也是信仰藏传佛教的,周边有几个藏传佛教的寺庙,外面是俄罗斯的小木屋。     
   
         
   
   
        ■ 穿过乌兰巴托的郊区     
   
        第三天进入贝加尔湖,除了大海之外,我没见过这么大的水面。     
   
        它的水质特别好,趴在湖边上直接喝,没有任何问题。水还特清,能见度能到 60米,也就是说,如果趴在湖面俯视下去,直接就能看到 60 米之外的湖底,会有晕高的感觉。     
   
         
   
   
              
   
        回来的时候路过贝加尔湖,我特意选在了晚上。正好那天后半夜也有月光,月光照在湖面上,波光粼粼,一眼望不到边的感觉,非常安静,包厢里面也没有灯光。     
   
        当时我放着一个背景音乐,就叫银河铁道之夜。     
   
        小时候,我经常跟我姨和姨夫在一起,他们都是铁路上的职工。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姨夫带着我晚上坐火车去安徽。那是我第一次坐卧铺,晚上的时候看着窗外房子的剪影,树的剪影,山的剪影,兴奋得一晚上没睡着。     
   
        从那次之后,我到现在都喜欢夜里坐火车。把包厢门关上,不开灯,就看外面的各种剪影。尤其是过高山峡谷时有月光的那种景色,虽然相机拍不出来,但越是拍不出来的,越是印象深刻。     
   
         
   
   
              
   
        我后来总是在找寻那一次的感觉,包括国内有一些比较有特色的线路,比如鹰厦铁路,就鹰潭到厦门的那段,晚上的时候,它一路上都沿着峡谷行驶。     
   
        再一个就是西宁到拉萨的车,找个有月亮的晚上,在过昆仑山的时候,月光把昆仑山的雪山主峰照得透亮,那真是太壮观了。月光,满天繁星,还有银河。     
   
       
   
   
        3 . 把火车坐遍     
   
        我第一次出去就没经验嘛,语言不通,也不会买东西,所以每天就是面包香肠,面包香肠,最后吃得都快吐了。     
   
        在去俄罗斯的车上,碰到了一对法国游客。当时国际列车车厢的餐车是这样的,它是在每一个国家运行的时候,由各个国家单独加挂餐车。     
   
        因为每个国家的食品基本上是不能出境的,就变成在中国境内有中国餐车,蒙古境内有蒙古餐车,俄罗斯境内有俄罗斯餐车。     
   
        在中国境内的时候,中国餐车第一天是免费就餐的,但是在蒙古俄罗斯就没这个好处。具体我也不清楚,可能是他们不像中国的福利这么好吗?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可能是。     
   
         
   
   
              
   
        所以那个法国游客就特别有意见,找了中国的列车长反映,当时车上没有英文翻译,我给做了翻译,结果是列车长请我吃了顿饭。     
   
        因为餐车只向乘客提供,这个也是国际惯例,列车员需要自己做饭。当时他们做的菜还不错,有红烧鸡块,木须肉,还有一个烧茄子,就这么三个菜,印象非常深刻。     
   
       
   
   
        第四天和第五天,基本上是在西伯利亚森林的林区里面穿行,主要是森林,森林之间偶尔会出现一些五颜六色的小木屋。俄罗斯人特别喜欢花,如果屋子离铁路线近些,都能看到满庭院的花。     
   
         
   
   
              
   
        在回国之前,我从莫斯科单独坐了一个从莫斯科到摩尔曼斯克的车,就进北极圈了,这个夜行列车从沙俄时代就有了,开行时间快有 100 年。     
   
        那天晚上到凌晨三点了,天还没黑。那是就 7 月底吧,天在稍微暗下来的时候,又慢慢地亮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极昼。     
   
        摩尔曼斯克靠近北冰洋,这个城市开放的区域很少,北边全部都是北冰洋舰队的军事禁区。它是我目前为止到过的最北端的城市。     
   
        这一趟车,从北京出发,到莫斯科,摩尔曼斯克和海参崴,一共 21 天。当时只有一晚上是在旅馆里住的,剩下的 20 天全部是火车上睡的。     
   
         
   
   
              
   
        除了坐过西伯利亚铁路之外,2013 年的时候,我还坐过贝阿铁路的全程。     
   
        贝阿铁路是在七八十年代的时候,苏联觉得自己和中国的关系紧张,他们怕万一打起来之后,当时的西伯利亚铁路靠中国太近可能会被破坏。就又在北边一两百公里的位置修了第二条西伯利亚铁路,全称就叫贝加尔阿穆尔铁路。     
   
        阿穆尔指阿穆尔河,就是俄罗斯对黑龙江的叫法。在这一段能看到原汁原味的西伯利亚,它是一个战备铁路,沿途没有什么大城市,都是一些小镇。现在也属于维护列车,运行速度很慢。     
   
         
   
   
        ■ 张永铭第二次乘坐火车穿越西伯利亚,图为中俄边境-满洲里     
   
        这种长途的国际列车我坐过很多,而且是各种不同线路的。     
   
        比如到乌兰巴托的 23 次列车到俄罗斯的 3 次和 19 次列车到朝鲜的 27 次列车;到越南,也就是从南宁到河内的 5 次列车;还有乌鲁木齐到阿拉木图和阿斯塔纳的列车。所有中国和其他国家之间开行的国际列车,我这几年都体验过了。     
   
         
   
   
              
   
        以上线路,欢迎大家收藏。     

登陆后可以对信息进行评论。我想 注册 / 登陆

0.270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