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客杂谈】“红柳大串”美味的原因,竟不是红柳树枝?[9P]-尽评网,尽评写真,电影下载,字幕下载,尽评天下,新闻热点,
尽评网酷评电影辣评剧集品评美食阔评胜景测评手机鉴评汽车尽评天下字幕下载 最新注册会员:z2196306  登录 / 注册
【食客杂谈】“红柳大串”美味的原因,竟不是红柳树枝?[9P]
全部共0条回复
jinping     [ 2018-02-26 15:45:45 ]
  昵称:jinping
等级:  尽评至尊
积分:310312
金币:30

  “红柳大串”美味的原因,竟不是红柳树枝?
  2016年,一则消息引起了全国植物科研工作者、爱好者和环保人士的关注。事情的起因,是位于青海省海南州、正在建设中的羊曲水电站,一旦建成蓄水,将淹没一片古柽[chēng]柳林。经过多年的博弈,有关部门最后的决策是对这批古树进行“就近迁地保护”,说白了就是挖走移栽,给水电站让路。消息一出,激起了更大的反对声浪。
  

 


  占地78.5公顷、伴生小叶杨的古柽柳林。图片:徐晓林 / 澎湃新闻
  不同于近年来其他几次涉及水电站的环保事件,这件事在圈外并没有获得多少关注。原因之一是将要被淹没的甘蒙柽柳既不是濒危物种,也不是古树名木,缺乏执法依据,反对者很难理直气壮;之二可能是物种名称里有生僻字,大家不认识……我就不止一次听见人说:“什么?那个字念‘撑’吗?我一直念成怪柳的。”
  没见过“柽”字
  柽[chēng]这个字之所以不常见,是因为它现在专属于柽柳这种植物,别处不用。而且,跟那些鱼字旁、鸟字旁、虫字旁的新造字不同,柽(檉)字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起初,它曾经用于地名,是春秋时宋国的一个邑[yì]。同时,它也用来指代植物,《诗经·大雅·皇矣》有“启之辟之,其柽其椐[jū]”,是说要除掉柽、椐这两种杂乱生长的灌木。
  

 


  柽柳树皮。图片:Dalgial / wiki commons
  在汉朝以后,柽柳在文献记载中的形象逐渐清晰起来。大家都注意到这是一种形象介于柳树和柏树之间的植物。许慎在《说文解字》里说,柽,河柳也——这是亲柳派的。张衡在《南都赋》里也提了柽,但注者曰“柽似柏而香”,还说柽中有脂名柽乳,这大概就是认错了。
  

 


  柽柳鳞片状的叶,有点像柏树?图片:Phytoimages.siu.edu
  柽在今天叫柽柳而不是柽柏,我觉得很有道理,毕竟,系统发育上柽和柳同属被子植物,而柏是裸子植物,关系远得多。柽柳科(Tamaricaceae)是个很小的科,只有四个属七八十个种,其中柽柳属Tamarix占了五六十种,分布于欧亚大陆的干旱、半干旱地区,属名来自西班牙的Tamaris河。中国有大约16种柽柳属植物,冒领科长的T. chinensis是其中分布最广的一种。
  不熟悉柽柳
  《尔雅翼》里说:“柽叶细如丝,婀娜可爱,天之将雨,柽先起气以应之,故一名雨师,而字从圣。”显然罗愿的观察非常不仔细,“细如丝”的不是柽柳的叶,而是当年生新枝。柽柳的叶子是鳞片状的,紧紧贴在枝条上,这是一种适应干旱环境的性状。尽管起气应雨是无稽之谈,但柽柳利用水分的能力确实很强。它们的根系非常发达,能从很深的沙土下面汲取水分。此外,柽柳还很耐盐碱,能在可溶性盐含量超过1.5%的盐碱地里生存。
  

 


  柽柳新枝。图片:Dalgial/ wiki commons
  《本草衍义》里提到,柽树“一年三秀”,“谓之三春柳”。柽柳确实能一年多次开花,花期从四月一直到九月。春天的花序由去年生小枝的侧芽长出,花较大而稀疏;夏天和秋天的花序长在当年生新枝的顶端,花较小而密集。两种花序都是总状花序,盛开时形似粉红色的小号试管刷,颇堪赏玩。柽柳的花小,种子更小,每朵花能结出上千粒种子。种子顶端有一簇毛,便于借助风力和水传播。除了强大的有性生殖能力,柽柳还能进行营养繁殖,在合适的环境里扩散非常快。作为观赏植物引入美国的柽柳属植物,如今已经成了危害严重的入侵物种。
  

 


  柽柳的花,像不像小号试管刷?图片:Arashiyama / wiki commons
  但你肯定知道红柳大串
  尽管在大洋彼岸人人喊打,柽柳在它的故乡还是很受欢迎的,它是干旱地区的一种宝贵资源。柽柳的嫩枝可以做饲料,山羊和绵羊都爱吃,秋天脱落的小枝还可以贮藏到冬天;柽柳的木材相当坚硬,尽管因为长不了太粗而不能做房屋家具,却是制作工具的好材料,而柔软的枝条则可以用来编筐;柽柳还是极好的薪柴,火力凶猛而耐烧。
  由于树皮呈红褐色,中国西部地区称柽柳为“红柳”。所谓“红柳大串”,实则是西部牧区因地制宜之作,重点是用红柳(柽柳)柴或红柳炭烧烤;至于红柳枝子串肉,只是物尽其用而已。其他地方没有红柳柴炭,仅用红柳串肉,已是本末倒置;有时甚至用染红的柳树枝或其他不知道什么树枝,就相当可笑了。
  

 


  红柳大串应该把柽柳用在炉膛里,而不是像这样号称用柽柳枝串肉。图片:timtao.com
  今日的柽柳林
  新疆和中亚的柽柳属植物是管花肉苁[cōng]蓉Cistanche tubulosa的寄主,后者是价格(注意不是价值)很高的中药材。过去,过度采挖管花肉苁蓉对柽柳植被造成了很大的破坏。柽柳是重要的防风固沙植物,而阻止沙漠化在中国的植被保护中似乎是非常重要的一项任务,《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名录(第一批)》颁布后唯一的一次调整即与此有关——把发菜调整到一级保护植物。管花肉苁蓉和它的寄主之一多枝柽柳(Tamarix ramosissima)也双双列入“第二批”的二级,初衷大概还是治沙。
  在阻止沙漠扩大化的大势之下,国内管花肉苁蓉和柽柳林的保护还是有成效的,主要体现在大量人工种植柽柳林以防风固沙;同时,人工栽培管花肉苁蓉的技术也相当成熟了,在保护环境的同时为当地居民带来了更多的收入。
  

 


  阿尔及利亚沙漠中的无叶柽柳。图片:Anthere / wiki commons
  然而我还是要强调一下,人工栽培产业的发展对野生植物种群的保护并无帮助。原因之一是国人对野生药材“效果更好”的迷信。野生肉苁蓉的价格从十年前的每千克50元左右到现在的超过2000元,涨了40倍,尽管栽培肉苁蓉便宜得多。原因之二,采挖野生资源的成本比老老实实自己种显然是低多了。更大的经济利益和极低的成本,让很多人选择铤而走险。每年在肉苁蓉野外分布区抓获的盗采者都数以百计,足以印证前言不谬。
  

 


  黄色的就是管花肉苁蓉。图片:Nikola Herweg / wiki commons
  说回羊曲水电站库区的那片甘蒙柽柳。尽管柽柳属有能长到18米的大乔木种无叶柽柳(T. aphylla),但中国这些种都是灌木和小乔木。那片甘蒙柽柳能长到16米高、胸径超过1米,非常难得,在气候、植被等方面有很高的科研价值,因而值得保护。然而,越大的树越难用移栽这种方式来“保护”,尤其是干旱区的大树,移栽基本上十死无生,所以业内人士都在反对。目前,青海有关部门的决策是在解决迁地保护问题之前水电站绝不蓄水,希望在这个承诺抢回的时间里,能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开满花的柽柳属灌木。图片:jacinta lluch valero / flickr
  哦对了,今年的主题是文明,好像这篇还没提文明,那我补两句吧:请文明撸串,撸完串把红柳枝子往邻桌的大哥身上戳是万万不行的。

登陆后可以对信息进行评论。我想 注册 / 登陆

0.6803s